您的位置  首页 >> 哲学-宗教学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比较》成果简介
[来源: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 - 日期:2013年10月23日 - 浏览 3556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比较》成果简介

 

 

 

 

    吉林大学白刚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比较》已通过专家鉴定结项。该成果系哲学青年项目,最终成果为专著,鉴定等级良好。该成果以《“超越政治”还是“回归政治”: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比较》为中心,从历史、文本、思想和现实等方面深入展开了对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的比较。

    第一,在西方政治思想传统中透视马克思与阿伦特的政治哲学思想。马克思和阿伦特都继承并超越了古希腊和近代的西方政治思想传统,但马克思在根本上是“实践的超越”——完成了对西方政治传统的“终结”,彻底颠倒和扭转了“理论”优先于“实践”的西方政治思想的根本传统,但阿伦特是主张回到西方政治思想传统的古希腊源头——前苏格拉底时代,重新寻找和“理解”西方政治思想传统的本意,因而阿伦特只能是“理论的超越”——实现了对西方政治传统的“理论修正”,她主张一条在西方政治思想传统的基础上“往回走”的重新“理解”政治的理论反思之路。

    第二,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的具体比较。该成果围绕哲学与政治、劳动、革命、自由、公共领域、极权主义和现代性等问题,具体展开了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的比较。马克思和阿伦特都是从哲学起家,进而反思和批判现实政治问题、追求实现人的自由的现代思想家。马克思和阿伦特都反对传统哲学与政治“联姻”,二人都因对传统哲学不满而实现了“转向”:马克思从哲学转向政治经济学批判,阿伦特从哲学沉思转向政治反省。但二人并未抛弃哲学,马克思是在“经济学语境”中体现哲学话语,阿伦特是在“政治学语境”中体现哲学话语。在此意义上可以说,马克思的政治哲学旨趣是“哲学问题的政治经济学解”,而阿伦持的政治哲学旨趣是“哲学问题的政治学解”。正是二人这不同的政治哲学路径和旨趣,分别开启了当代政治哲学的两条不同道路:马克思的“超越政治”之路和阿伦特的“回归政治”之路。

    第三,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视野中马克思与阿伦特。当代西方政治哲学,可以说是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与共和主义的“三足鼎立”。马克思和阿伦特都开辟了一条既不同于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也不同于共和主义的批判和超越资本主义现代性的道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现代性危机的拯救不是简单地抛弃现代性,而是“通过现代性而超越现代性”,真正体现了一种“现代性的辩证法”。阿伦特对资本主义现代性危机的反省和批判,却只是单纯的否定,缺少了马克思的辩证意蕴。她对资本主义现代性危机的拯救,主张返回“前现代性”来重新“理解”和“修正”现代性,她仍然是在西方政治思想传统框架内“重新谋划”政治出路。

    第四,资本全球化对马克思与阿伦特政治哲学思想的挑战。马克思与阿伦特都是对资本主义社会人的生存状况有着切身体验、特别是对资本主义启蒙现代性的矛盾有着清醒的“诊断”和批判的思想家。马克思揭示出了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病症”依然是“资本”借助于“现代技术”实现了与理性形而上学的“联姻”和“共谋”,其实质仍然是个人受“抽象”统治。马克思的政治哲学通过瓦解资本的逻辑,实现了“哲学问题的政治经济学解”,从而为“哲学的政治学转向”时代批判和超越全球资本主义开辟一条现实的可能性道路。在阿伦特看来,资本主义的“病症”在于“经济领域”(私人领域)日益扩大,并取代了政治领域,使政治臣服于经济,最终导致整个“世界异化”。而这一“世界异化”,在阿伦特的意义上也正是“新极权主义”的形成。但阿伦特认为资本扩张过程不存在什么“文明阶段”,资本主义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