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学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时期中国社会管理的组织基础研究——以C市单位制变迁背景下的社会组织建设为例》成果
[来源: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 - 日期:2013年10月23日 - 浏览 2674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新时期中国社会管理的组织基础研究——

 

以C市单位制变迁背景下的社会组织建设为例》成果简介

 

 

 

 

    吉林大学崔月琴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时期中国社会管理的组织基础研究——以C市单位制变迁背景下的社会组织建设为例》已结项。该成果系社会学一般项目,最终成果为论文集。

    该成果梳理了国内外社会建设和组织建设理论,为课题研究奠定了良好的理论基础。社会学的理论传统中具有丰富的社会建设和组织建设思想,课题组在对社会学理论传统和国内外既有研究成果进行梳理的基础上,明确了社会管理组织基础的准确内涵。针对中国社会转型的具体语境,提炼出“中间社会”这样一个中观的理论概念,其目的在于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审视国家与社会、社会与个人的关系,借以思考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带来的社会管理组织基础的重构问题,这对社会学理论本身是一种推动,同时“中间社会”包含着十分丰富的实践内涵,有助于结合社会实践的具体情境思考中国社会进入后单位时期社会管理的组织基础问题。该成果从制度创新角度审视单位社会走向终结背景下的“中间社会”的发展,并提出以下几个关键性问题:第一,重新认识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反对简单的“去国家化”的观点。第二,对于中间社会组织,我们要认清它的成长阶段,在恰当评价的同时,给予必要的监督和扶持。第三,形成一种复杂的社会联动机制是当下社区建设的关键。

    单位体制是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社会管理的组织基础以及制度基础,是理解和分析目前的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的重要参照。该成果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对于单位制的形成和演变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单位组织是通过总体形式将一个人“从摇篮到坟墓”的整个生命历程均囊括其中的组织形式。在单位体制下,全部社会成员都被吸纳到单位之中,单位控制着每一个成员的资源和行为,每一个单位都成为国家组织社会的实际行为主体。单位组织渗透在社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使具有真正社会意义的空间十分狭窄,“单位”基本上覆盖了“社会”。单位以全能性的组织形态涵盖城市大部分空间,涉及各类城市公共事务。单位生活是城市公共生活的主要内容,城市人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念也由之塑造。单位制以其特有的组织形式塑造城市人的生活,调节国家与个人的关系,构建了中国当时城市的基础社会秩序。

    中国社会在经历了30多年改革开放后,其社会结构、社会组织模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迁。个人的身份、地位、角色也处在变动之中,缺乏组织归属的个体大量涌现,社会失范问题频发,社会管理面临危机。该成果认为,所谓单位社会的终结,并非指具体的作为工作场所的“单位组织”的终结,而是指1949年以来形成的中国社会宏观联结方式的根本性变化,即由“国家—单位—个人”的控制体系向“国家—社区、社会团体—个人”协同参与模式的转变。社会联结方式的根本性变动,导致中国社会原子化动向和转型期社会联结之中断错乱。

    在城市基层,社区建设的兴起作为对单位制变迁的回应,一方面通过社区服务的方式来承接由单位分离出来的职能,另一方面国家也试图将社区作为新的城市基层社会管理模式。该成果认为,较低的组织化程度使社区尚不足以实现其多种内涵,也不能够促进城市空间的再组织化和承担城市社会管理的各项功能。社区建设过程中,社区民间组织的发展显示了一条社区组织化的新路径,但其各种类型发展的不均衡则造成了社区虚浮的组织化。社区业主委员会、楼宇自治协会作为新兴的民间自治组织,虽然在维护居民权益、提供社会服务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仍存在公信力缺失、组织运行机制不畅等问题。因此在当前社会空间扩展,社会功能分化的情况下,社会组织的发展就需要不同类别的社会组织均衡发展,对于一些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社会组织政府应予以推动和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