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学-考古学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出土简牍所见战国秦汉之际的经济立法研究》成果简介
[来源: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 - 日期:2015年01月21日 - 浏览 2682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出土简牍所见战国秦汉之际的经济立法研究》


成果简介

    

 

 

 

    吉林大学朱红林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出土简牍所见战国秦汉之际的经济立法研究》已通过专家鉴定结项。该成果系中国历史学科青年项目,最终成果为专著,鉴定等级良好。该成果主要从战国秦汉简牍中有关经济法规的内容入手,对战国秦汉之际的法制建设进行了较为系统和深入的探讨。

    关于农业立法方面的研究。围绕着银雀山汉简《田法》、睡虎地秦简《田律》、《仓律》、里耶秦简中有关农业的记载以及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中的《田律》、《户律》等内容进行了比较研究,同时结合传世文献中的相关记载,探讨了战国秦汉之际国家在农业管理方面的四级职官体系设置,对农业生产的关注及生产经验的总结在法律上的体现,有关山林川泽的立法保护,以及国家为保证农业生产的健康发展而对劳动力资源刻意采取的保护措施。

    关于畜牧业立法方面的研究。战国秦汉之际以农业占主导地位的经济体系,决定了畜牧业在当时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与农业管理体系相对应,畜牧业管理同样存在着从中央到县(道)、乡、里的四级管理体系,睡虎地秦简和里耶秦简的记载表明,战国末期到秦代,国家关于官营畜牧业的考核十分严格,牲畜的生育、繁殖到死亡都有细致的记录。传世文献《周礼》一书中也屡次提到地方各级政府定时对民间及官方所饲养六畜数量的统计,可与简牍互为证明。国家对于牧场的设置、饲料的发放以及六畜的医疗保养都有立法方面的措施。

    关于货币立法方面的研究。货币经济从战国时期开始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各国铸造的金属货币逐渐走向规范,相关的立法也得到了加强。从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到张家山汉简《钱律》,标志着战国秦汉之际国家对于货币管理的一步步专业化。在睡虎地秦简《金布律》中,货币管理的法律条文尚与其他财务法规混淆在一起,但到了汉初《二年律令》的时代,有关货币的法律法规已经从《金布律》中分离出来,形成了单独的《钱律》。货币流通的种类,从战国时期实物货币与金属货币并存到秦代集中为黄金与铜钱两种金属货币上来。

    关于财政管理方面的研究。秦简和汉简中都有《金布律》和《效律》,这两项法律是战国秦汉时期财政管理的重要法规。《金布律》主要针对的是财政的收入和支出,《效律》侧重的是经济上的考核或者说审计。睡虎地秦简《金布律》与张家山汉简《金布律》内容有所不同。睡虎地秦简《金布律》还包括了有关货币的法律法规,而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中已经出现了单独的《钱律》,所以汉简《金布律》中没有单纯关于货币的内容。睡虎地秦简《效律》所保存的内容比张家山汉简《效律》要丰富得多,特别是针对官员离任而进行的财务审计制度记载得非常详细。而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中的《效律》,其中有一项内容,不论官员是否离任,每三年都要进行一次财务审计。

    该成果上半部分在对秦汉简牍中有关经济立法进行专题式的研究之后,下半部分对简牍中所反映的具有典型意义的个案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如,通过对睡虎地秦简中出现的“赍律”的研究,指出它是对财务类法律的一个统称,而不是一项专门的法律。通过对睡虎地秦简“当赀盾,没五千钱而失之”这一问题的探讨,发现这是商品经济的影响使得官吏在司法活动中更重于经济上的处罚,而忽视了正常的司法程序。通过对里耶秦简债务文书的探讨,研究了秦朝官府在债务追讨方面所采取的法律手段和程序。通过对岳麓秦简《为吏治官及黔首》中有关经济内容的探讨,从另一侧面对秦代官吏经济职责进行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