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哲学-宗教学
  宗教势力对我省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影响及对策
[来源: - 日期:2003年02月19日 - 浏览 2984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项目编号:990004

项目负责人:王晶

项目承担单位:东北师范大学

项目委托单位: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

立项起止时间:1999年5月至1999年12月

最终完成时间:2000年12月

 

宗教势力对我省农村基层
组织建设的影响及对策

东北师范大学课题组

 

    目前,我省各地在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中,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农村宗教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但应注意到,在我省农村,正教、邪教及封建迷信活动等超常发展,出现了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局面。加上各地乡村政权正处于转制时期,农村基层政权组织对农村社会的控制力相对弱化,致使有些地区出现了宗教势力影响和干扰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需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和密切关注。

    一、我省农村宗教的发展现状及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

我省农村信仰的宗教主要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五种,共有信教群众85万余人。其发展现状大致如下:

    ()佛教历史悠久,目前仍是我省农村信仰的主要宗教之一。据记载,佛教于公元10世纪初传入我省地区,并曾多次出现过兴盛局面。解放初期,我省约有僧尼2000多人,寺院近200处。目前,我省信仰佛教的人数约325,000人,僧尼870人,寺庙72处,主要分布在长春、吉林、四平、辽源、扶余等地。

    (二)道教发展相对缓慢、影响较小。道教为我国土生土长的宗教,也是我省群众信仰的一种主要宗教形式。解放初期,我省坤道乾道有400人左右,道宫、道观百余所。目前,我省信仰道教的约有3800人,坤道乾道72人,宫、观12所,主要分布在吉林、通化、辽源、四平等地。

    (三)伊斯兰教属民族宗教,发展比较平稳。伊斯兰教传入我省约有600多年的历史。我省现有回族13万人,分布在全省各地。比较集中的是长春、吉林、九台、伊通、双阳、扶余等地。全省现有清真寺84处,阿訇、海里凡、刀师傅172人。

    (四)天主教情况复杂,地下势力活动比较严重。鸦片战争后,天主教开始大规模传入中国。解放前,我国天主教实行传教区体制,帝国主义传教士把持着各教区的大权。当时我省的天主教分属六个教区,即吉林教区、四平教区、延吉教区、扶顺教区、齐齐哈尔教区、沈阳总主教区。解放后,中国天主教走上了独立自主办教会的道路,全国按行政区划分教区,我省各地天主教均属吉林教区。目前,我省有合法的信教群众78,000人,神甫、修女等教职人员约百人,教堂58处。我省天主教徒约85在农村,主要集中在农安县的小八家子、刘家,公主岭的刘家窝堡、赵家围子、五道泉子、大青山,梅河口的二八石村,扶余的苏家村,长岭的贾家坨子,龙井的八道沟等地。

    (五)基督教传入最晚,发展最快。基督教也称新教,19世纪初正式传入中国,传入我省有110年左右的历史。解放前,全省有长老会、复临安息日会、信义会、浸信会等18个教派,有教区组织14个,教会370余处,教牧人员436人,教徒32000多人。解放后,经过“三自”爱国运动,我省基督教割断了与外国“差会”之间的联系,各教派建立了联合教会。目前,全省有信基督教群众317,000人,教牧人员52人,义工传道员1400人,教堂及活动点881处。

    近几年,我省对邪教、非法宗教活动进行了坚决打击。邪教是散布异端邪说的组织,其活动严重危害社会安全,是坚决打击的对象。自1992年以来、我省先后发现过“统一教”、“达迷宣教会”、“阿门教会”、“福音浸礼会”等10余个邪教组织,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境外敌对势力的渗透。几年来,全省各级宗教事务管理部门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开展打击邪教的专项斗争,共取缔各类邪教活动点303处,对600名境内骨干进行了处罚,对13名境外人员进行了处理,收缴37,000余份宣传品和部分传教经费,同时,对“法轮功”邪教组织进行了严厉地打击,全省打击邪教的斗争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一些非法宗教活动受到了妥善处理。

目前,在我省农村活动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一些地方非法宗教活动较突出,邪教活动时有发生,封建迷信活动抬头。截止1997年9月,全省有未经批准的非法宗教活动场所1484个,其它地区大都有这种情况,并且非法宗教活动还有发展的趋势,活动也相当猖獗。近几年来,还发生了多起境外势力到我省进行非法宗教活动的事件,我们在前面已作了介绍。我们在对梅河口市中和镇调查中了解到,韩国的地下教会在此镇进行过宣传“末世论”的非法活动。据了解,在我省发现的非法宗教、邪教和封建迷信活动,大多打着某一宗教的旗号,披着合法的外衣进行活动,有的带有很强的政治目的,这给农村基层组织加强宗教管理带来一些困难。

    (二)部分农村基层干部宗教政策观念差,存在错误认识,对宗教工作管理不善,产生消极影响。有的农村基层干部认为,宗教的许多教义、教规是教人行善的,教人遵循规矩的,与党和政府的一些方针、政策并不相冲突。甚至认为有积极作用,因而对宗教的发展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还有些干部认为宗教工作也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搞借神敛财,错误提出所谓“宗教搭台,经贸唱戏”的口号,在一些地方没有庙宇修建庙宇,没有和尚引进和尚,无形中用行政力量发展宗教,人为扩大宗教的影响。目前,个别地方,仍然还存在“利用教会或教徒的海外关系招商引资”、利用宗教来促进经济发展的错误倾向,更有甚者,将此做为干部工作政绩来肯定。这些情况,不同程度地动摇了党和政府的基层组织在农村经济工作中的领导地位。

    农村基层干部对宗教工作不愿管、不敢管甚至错误管理的关键在于他们不了解党和政府的宗教政策和有关法规,政治不敏感,头脑不清楚,领导素质低下,导致对宗教管理工作畏首畏脚,放任自流,造成严重的后果和影响。在梅河口市的一个寺庙中发生和尚着装当警察的怪事。经了解得知,由于该寺地理位置较偏僻,公安部门警力不够,为了保证该寺庙的治安,公安局特批给寺庙两名警察指标,发给两套警察制服。身着警服的和尚念“阿弥托佛”显得很荒唐。这在当地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三)在少数地方,党员信教情况还有上升趋势。我省农村现有党员248,600人。调查表明,目前已发现我国信教党员216人,多数在农村。党员信教人数虽是少数,但影响极坏。有两个典型例子:其一,梅河口市曙光镇六八石村的原村长金在善,1971年入党,部队转业干部。他从1993年信教,1994年退党加入基督教组织,现已成为教会的骨干。他在其居住的附近颇有影响力,发展了许多群众信教。其二,公主岭市育林乡齐友,是土改时期入党的老党员,跟着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可在去世前却再三要求退党,以便入教,最后终于是“戴着十字架进了天堂”。

    党员隐蔽信教现象不可忽视。党员信教问题很复杂,很难掌握。有的党员虽然形式上没有加入教会,没有信教,但在思想上早已接受了宗教观念,动摇了共产主义信念,只是碍于种种原因表面上不承认罢了。有的党员支持家属信教。在一些宗教活动集中的地方,党员家属信教情况很多,对此,多数党员持“不干涉”态度,有的明显给予支持。有一名老党员爱人信教,他表明说:“我们两人互不干涉”。在问到他对爱人给教会奉献钱物的态度时,他说:“信教奉献钱物也应该,党员还要交党费呢”?有的党员公开信教,在自己家中设宗教活动场所,有的定期或不定期地参加“礼拜”等宗教活动,还有的党员在自己家中供奉佛龛、神位等,烧香念佛或做祈祷。

    (四)一些农村地区的青少年被强迫接受宗教思想。在梅河口市福民基督教堂举行的一次“礼拜”活动中,到场的近1500人中,有少年儿童近60人参加“礼拜”活动。这些孩子绝大多数是由父母领到教堂来的,有的唱诗、诵经已达到相当熟练的程度。其虔诚的样子也不比成年人差,令人颇为吃惊和忧虑。曙光镇一位中学校长反映说:“现在中学生也有信教的,只是比例较小”。该校的一名初中二年级的女学生,“宁可耽误上课,也不耽误念经”,对其他学生影响很大。

    中小学生的世界观尚未形成,灌输什么样的思想对他们以后成长影响极大。由于天主教实行家庭世袭信教,在那些天主教徒聚居的地方,孩子一出生就由父母“代领洗”,从小就被宗教耳熏目染,在这些地方宗教的根基扎得很深。对此,必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五)个别宗教聚集的农村存在着人口素质下降的问题。有的宗教明文规定,教民是允许在本教内娶嫁,不能同外教的人通婚。可是,同一宗教在农村聚集相对比较集中,人数也很有限,如此周而复始的婚姻,使得结亲的圈子越来越小,再加上某些宗教本身观念的落后,对新生事物容纳程度小,人口素质下降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在一些宗教聚集的地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知识比其它地方难普及,有的地方教育事业受到宗教影响,学生升学率低,考上大中专学校的人口比例比其它地区小。

    二、宗教活动对基层组织建设的影响

    从总体上来说,我省各级农村基层组织已成为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发展农村经济,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核心力量,农村党组织的基础是稳固、牢靠的。我省农村目前有近80的乡镇、村存在宗教组织或者有不同形式的宗教活动,特别是在宗教活动比较集中的地方,宗教活动对基层组织建设的影响也相当严重,表现为:

    ()农村政治思想文化阵地争夺激烈

    调查表明,凡是农村基层组织战斗力强,作用发挥好的地方,宗教活动就比较正常,群众思想也比较稳定,否则,则相反。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宗教政策在农村得到了落实,相应的法律、法规也建立起来,但是信教群众的发展速度也较以前快得多。据统计,1990年全省农村信教人数仅为40多万人,到1998年上半年就发展到85万多人,比1990年净增1倍多,并且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宗教在农村之所以迅猛发展,与一些农村基层党组织放松对农村思想阵地的争夺有密切关系。在宗教活动比较集中的地方,有几种现象应引起注意:

    一是由于农村宗教组织发展过快,明显影响农村党员队伍的建设。在宗教活动集中的地方,申请入党人数减少,党员积极分子队伍建立出现困难,相反入教人数却逐年增加。农安县合隆镇小八家子村共有人口2480人,信教的群众竟达2340人。扶余县的苏家村,全村人口3190人,培养的入党积极分子仅有4人,而信教人数年年增加,到1998年上半年已达95以上。这种反差表明,在宗教活动比较集中的地方,基层党组织的建设和发展已经受到威胁。

    二是农村宗教的活动场所明显好于基层党组织的活动场所。我省多数乡镇有宗教活动场所,延边州基本是乡乡有教堂,村村有宗教活动点。截止1997年9月,全省共审批宗教正式活动的场所979个,临时活动场所285个,暂缓批准但已开始活动的有108个。多数宗教活动场所是近几年新建或重建的,其面积、外观和内部装修大多大于或好于所在地基层党组织的活动场所。还有的宗教活动场所占据了所在乡镇最显赫的位置,并采用了现代化的霓虹灯来装饰,让人们在很远地方就能看到“上帝”、“佛主”。

    三是农村地区宗教活动次数多、规模大,甚至威胁到基层党组织的活动。调查了解到,多数宗教活动都有其自身规则,一般都定期定时开展,常年坚持,风雨不误。宗教活动的组织也很严密,吸引力强,每逢大的活动,能聚集周围数村、数乡甚至外县、市的信徒参加,规模十分宏大。有的村党支部长期不开展活动,而村里教堂却早晚两遍“弥撒”,村民看不到党的存在,却时时刻刻看见“天主”,甚至当给家庭困难的信教群众送救济粮款时,信教群众并不感谢党,而认为这是“主”的恩赐,这些严重影响了党在农村基层的工作,同时也说明我们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

    (二)农村基层组织存在利用宗教开展工作的现象。在宗教势力强大的农村,“村民听神甫的,神甫听支部的”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现象。调查中,有的村干部说,信教群众心比较齐”,“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教会对村里工作比较支持,减少了工作难度,在某些方面,教徒聚居村的工作要比一般村屯好落实一些”。这是因为信教群众听“神甫”的话,“神甫”有号召力。梅河口市中和镇、二八石村,曾一度出现过“村里开会人不齐,教堂念经人积极”的现象。全村约有1800人,信教的占1/3,可在全村统筹提留的欠款中信教群众却占了2/3,“一人交大家都不交”,村支部“找到神甫也不交”。有的地方春天向银行贷款,秋后收款却非常困难,得借助“神甫”的力量才能收上来。

    在调查中发现,基层党组织威信较高、战斗力强的,信教群众和“神甫”都能听支部的。这种情况占多数。但也有少数基层党组织威信低、战斗力弱,支部没有能力领导人数众多的信教群众,只好借助“神甫”的力量来开展工作。这些地方的党支部对宗教活动的管理处于被动地位,还有个别村党支部主动利用宗教的教规教义去征收统筹提留款和兴办村里公益事业,并错误地认为“教徒有教规约束,教徒越多工作越好开展”。他们拱手把农村政治、思想、文化阵地和广大农民群众让给宗教。村党支部的威信实际是靠“神甫”等神职人员树立起来的,宗教组织实际上左右着村里的事务。

    (三)农村精神文明的含义被混淆。调查时发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信教群众比较集中的村屯,一般说来精神文明建设也抓得不错,尤其是在社会治安、贫困救济、邻里关系等方面,有的明显好于非教徒聚居的村屯。一位农民讲:“天主教的律同宪法和精神文明的要求基本是一致的”,“教会也讲精神文明”。一位村干部也曾说:“精神文明的十星级文明户评比标准同天主教的‘十诫’要求有一些是相同的内容,相同的内容信教群众已经做到了,我们只要把不同的地方抓一抓就行了,所以工作好做”。这就提出一个问题: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与宗教的教义、教规究竟是否一致?党的基层组织抓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落脚点究竟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包括思想道德建设和教育科学文化建设两方面,其中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性质和方向,它的基本内容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科学理论,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和道德,集体主义思想,为人民服务的献身精神,社会主义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加强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建设等等。可见,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同宗教的教规、教义有着本质的区别。引导宗教同社会主义相适应,绝不等于要混淆不同的世界观。党的基层组织必须捍卫科学社会主义的纯洁性,反对任何调和宗教与社会主义的企图。

    目前,信教群众集中的村屯,信教家庭被基层党组织评为十星文明户的还仅仅是少数现象。一个教徒如果越严格按照教规、教义要求自己,他对“主”越忠诚,离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要求越远。虔诚信仰“上帝”的人还能得到某些基层党组织的表彰,这已不仅仅是个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事实上是起到了鼓励和支持宗教发展的作用。可见,在信教群众集中的地方如何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如何开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和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四)非法宗教活动猖獗,个别地方存在着村级组织政权被宗教头面人物把持的危险。从调查情况看,我省农村目前虽没有发现非法宗教势力公开干预村务、政务、教育以及破坏农村基层组织的典型事例,但非法宗教势力与农村基层组织的较量一直存在。磐石市郊乡邱家岭村党支部,在对一非法传教人员的非法传教活动进行制止时,该人公开与支部叫嚣说:“现在你们管我,以后还不一定是谁管谁呢”!气焰非常嚣张。

    目前,我省非法宗教组织还有发展趋势,活动也很猖獗,大有禁而不止,灭而不绝之势。非法宗教活动为寻找自己的一块生存空间,伺机与基层组织相对抗。在一些宗教势力强大的村屯,宗教头面人物进行非法的宗教活动,利用信教群众来影响村级组织工作,甚至将村级组织引导到与乡镇行政相对抗的道路上。在河南、江西的个别农村地方,就曾出现过村民信教过多,致使村民代表会议无法召开,宗教组织欺骗挟持群众,干预党政事务,争夺基层政权,把持村委会的情况。这种现象现在虽在我省还未发生,但非法宗教活动的猖獗之势,值得注意和警惕。

    三、对农村宗教工作应采取的措施

    宗教势力已给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带来了严重影响,如何在基层组织建设中处理好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与控制宗教势力发展的问题,已成为一个必须面对和解决的课题。根据我们的调查情况,并借鉴其它省(区)的经验,现就如何在新形势下正确处理好农村宗教工作问题,提出几点建议:

    ()做好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工作。江泽民同志指出,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好,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也好,目的都是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这一科学论述回答了目前我国的宗教发展应该走什么道路的问题,为宗教工作指明了方向。要做到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虽内容十分丰富,但宗教改革是其中一个具有根本性的大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要做到两者相适应,最主要是改革宗教本身来适应社会主义的要求,而不可能去改变社会主义来适应宗教。如何改革宗教,不仅关系到宗教能否与社会主义相适应,而且关系到宗教本身的前途和命运。

    1、建立和完善以爱国爱教、团结进步为主要内容的科学思想体系。爱国爱教、团结进步,这是我国宗教界提出的响亮口号,将其确立为科学思想的主要内容,应从以下几点着手:

    一是充分挖掘不同宗教中爱国是信教的组成部分,爱教首先爱国这一积极内容,将其进一步升华、阐发,使爱国和爱教有机地统一起来,形成各宗教的比较完整的爱国爱教的神学思想,从神学上解决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把爱国和爱教对立起来或割裂开来的认识。

    二是倡导鼓励信教与不信教、此教与彼教、此教派与彼教派之间和平共处、互相尊重、加强团结。不强调信教与不信教之间的差异,不搞有神论与无神论之间的争论。鼓励引导各宗教、各教派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反对唯我独尊,攻击、诽谤他人的言行,使各教之间、各教派之间加强团结,不搞对立,营造起互相尊重、互不干涉、互不侵犯、平等共处的新型宗教关系和教派关系。

    三是积极推进宗教世俗化进程。要适应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及人际关系、道德观念的变化,就应对宗教的神学思想做相应调整,使古老的科学思想焕发新的活力,逐步建立起关心社会生活,关注尘世的神学观,引导信教群众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现世命运。

    四是应使宗教界逐步树立不断发展的神学观。希腊文中科学一词意为“关于神的学问”,也就是各宗教的宗教学说或一种宗教教义的系统化。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学科思想或理论。应通过大量工作来逐步改变宗教界关于神学思想一成不变的误区,使各宗教的神学思想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树立起宗教也要不断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思想。

    2、建立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的宗教组织与制度。宗教组织是宗教构成要素之一,是宗教的内在凝聚力的外在体现。结合我国目前宗教的实际情况,宗教组织与制度应做以下几方面的改革。

    一是建立健全在党和政府领导下的爱国宗教组织。不仅在具有全国性影响的大宗教中要有全国性的宗教组织,而且在省、地、县有影响的宗教中也应当建立相应级别的地方性宗教组织。建立爱国宗教组织的核心问题是掌握宗教的领导权,这要求爱国宗教组织在保留现有职能和任务的同时,还要担负起抵制和反对境内外宗教敌对势力对我国宗教的渗透、控制的历史重任,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宗教的原则,牢牢掌握对本国宗教的领导权和对宗教事务的主导权。在宗教组织自身建设上,应选拔政治上坚定、有一定宗教学识的信徒特别是知识分子,通过合法途径进入各级宗教组织的领导机构,以掌握宗教组织的政治方向。

    二是按照社会主义民主的需要,建立民主办教和民主管理的机制。目前,我国各种宗教都程度不同地残留着具有封建性的、落后的办教方式和管理模式,如天主教的“圣统制”,伊斯兰教的门制等,都要求绝对服从,具有严格的等级制,广大信教群众对于自己信仰的宗教没有发言权。这与信教群众要求参与办教、参与管理的民主意识相违背,不适应时代进步的要求,应加以改革。改革的内容包括:其一,将教职人员的任命由个人委任制改为宗教活动场所爱国民主管理组织聘任制。其二,建立健全宗教活动场所的民主管理组织,加强依法管理,接受信教群众监督。其三,进一步明确教职人员职责。

    三是改革现行的宗教法律。各宗教大都有一套独立于世俗法律或与世俗法律合一的法制度,比较典型的是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教法规定了教徒的全部行为准则,涵盖了人的一切活动领域,对穆斯林具有强制性的约束力。我国实行政教分离的制度,宗教法律虽不至于达到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的地位,但在宗教内部,宗教法律对信教群众仍有很大的约束力,在许多方面与现行法律相冲突,必须进行适当的变革。当然,这种变革必须坚持教法服从于国法的原则。

    四是实现传统宗教教育制度的现代转换。目前,各宗教教育的主要任务是培养教职人员,大多实行寺院教育,采取师傅带徒弟的形式。这种教育存在很多弊端,如在教育上没有统一规范和要求,没有严格的毕业考试制度,几乎所有宗教教育只注重宗教知识的传授而忽视对学员的全面培养,特别是缺乏政治思想方面的教育。应提倡和鼓励宗教界逐渐对宗教教育制度进行改革,以培养出适应现代社会高素质的、全面发展的教职人员。对宗教教育制度的改革应包括以下主要内容:其一,改革随意录取的生源制度。要明确任何寺院都不能招收未成年人入寺念经,对招收的学员应在其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并达到规定的年龄,方才选拔进寺院从事宗教职业。其二,改革教堂内容。应适应在寺院教育中开设时事政治、法律、法规、宗教政策等课程。开展现代科技和专业技能方面的教育。有条件的可编写统编教材,改变授课内容的随意性。其三,建立严格的考试、考核制度。我国目前几乎所有宗教对教职人员行教资格的标准只有宗教学识的一个标准,而对其政治立场、政策水平、法制观念基本不予考虑。这造成了教职人员容易被坏人利用、被境外势力操纵的弊端,有的甚至从事分裂祖国、利用宗教进行非法活动。因此,有必要建立严格的寺院教育考试制度,在考核宗教常识水平的同时,对毕业学员的政治观点、政策水平、法制观念等进行考核。对现任教职人员也应进行这些内容的考核,合格者发给证书,据此行教,持证上岗。

3、建立适应现代生活方式的宗教修持方式。修持方式是把宗教教义的各项内容付诸实践的具体方法。目前,有些修持方式不适应现代生活的需要,如佛教的炼指供佛、烧疤以及部分宗教中不许看电视、不许听歌看舞等清规戒律,显得十分陈旧、落后,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不相容。这方面的改革应当包括:一是提倡就地、小型、个体的宗教活动方式。宗教活动在通常情况下,应在当地开展。在不违背基本教义的前提下,尽量容纳跨地区的宗教活动,减少那些使信教群众长途跋涉到外地参加不属于基本教义规定的活动。要引导宗教界逐步使宗教活动小型化,宗教活动场所也应逐步小型化,避免数千人、数万人的大规模宗教活动。规模巨大的宗教活动易造成交通事故、疾病传染、干扰非信教者生产、生活等问题,还有可能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影响社会的稳定。个体活动的修持方式适合现代生活,应予以提倡。二是宗教活动应体现出对人的关怀。对神的信仰和膜拜不能伤害信仰者的身体健康。在这一方面,伊斯兰教的某些规定应予以借鉴。伊斯兰教重视对人的生命和健康的关怀,体现在宗教活动方式上,如生病、有债务的人可以不履行朝觐功课;重病的人可以不进行站立和鞠躬叩头式的礼拜等。这种“以人为本”的宗教理念值得提倡。三是确立“人间宗教”的修持方式。对将信徒分为出家、在家两部的佛、道等宗教,应逐步树立起俗世的神学思想,把佛教、道教从寺院、宫观、山林中的修持和消极出世、厌弃现世的禁欲主义思想中解脱出来,变为人间的宗教,逐步使居士佛教、居士道教取代寺庙佛教和宫观道教而成为佛、道两教主流。

    (二)加强基层各级党委和政府的自身建设,增强其做好农村宗教工作的责任感、紧迫感,切实改善对宗教工作的领导。宗教问题是一个具有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的复杂的社会现象。在农村,做好宗教工作是一项关系到改革、发展、稳定的大事。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从政治的高度认识和对待基层的宗教工作,要对宗教工作予以高度重视,妥善处理好宗教工作,把它列入重要议事日程上来。

    各级党委和政府应定期进行分析和研究宗教工作,经常检查和督促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的贯彻执行情况,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分管领导更要重视调查研究、深入基层,变坐等汇报为主动深入群众了解动态,熟悉情况、掌握政策、切实负起责任。

    近些年,在农村宗教工作中出现一些问题,如搞所谓“宗教搭台、经贸唱戏”;修建、扩建寺院、宫观、教堂屡禁不止;有些干部加入宗教活动之中,人为助长了宗教势力的发展;还有的地方该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不开放,迫使本地的信教群众到外地从事宗教活动,影响了社会的稳定,等等。以上所体现出来的这些问题,已不仅仅是工作方法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要加强对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党的宗教政策和有关法律法规的教育。通过教育使党员干部真正掌握政策,从思想认识上划清宗教与封建迷信、合法宗教活动与非法宗教活动的界限,处理好发展经济与办宗教、宗教信仰自由与合法对宗教管理的关系,从而能够全面正确地执行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提高宗教工作管理水平。各地农村基层党组织应健全组织生活制度,加强对党员的管理和监督,教育党员不能信仰宗教。

    在农村各级基层宗教中,党委和政府既要有群众观点,又要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在宗教管理工作中要非常强调按政策办事,不能凭感情行事。有的基层干部在对待宗教工作问题上,政策不坚定,对来自领导和上级的指示或工作布置,合意的就执行,合意的就不执行;有的干部说话办事随意,不负责任。这些人既没有群众观点,也没有政策水平,会将小事变成大事。在宗教工作中不能有个人的思想情绪,要严守政治纪律,加强政治理论学习和思想政治建设,不断改进工作方法和作风。农村信教群众文化素质普遍较低,不很了解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相关的法律法规,这要求各级农村基层组织干部要通过广泛、细致地开展活动,尽可能把宗教政策的内容具体化、形象化,以便使信教群众能理解、能接受。要在拓展理论的深度和广度上下功夫,正确处理宗教工作和其他工作的关系。

    应进一步明确基层组织从事宗教工作的职责,建立基层宗教工作网络,强化基层宗教工作的日常管理,充分发挥基层宗教工作网络的作用。在调查中我们觉得,我省梅河口市中和镇的做法值得借鉴。该镇在宗教管理工作中,建立健全了专门机构,加强对宗教工作的领导,该镇在选好配强专职副书记负责宗教工作的基础上,成立由统战、民政、司法、教育助理和文化站长组成的领导小组。各村都配备了一名懂宗教政策、有领导和组织能力的同志担任专(兼)职统战委员,保证了宗教工作有人抓、有人管。村里干部天天和群众打交道,对基层的事最了解,哪些地方的活动合法,哪些地方活动不合法他们都很清楚,便于掌握基层宗教工作的动态情况。

    (三)要向信教群众宣传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进行正确引导,同时坚决打击非法宗教活动、异端神学、邪教势力。要开展广泛、耐心、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向信教群众进行政策宣传和法制教育,使每个信教群众和教职人员明确,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但同时须使他们划清信仰宗教与参与非法宗教活动的界限;懂得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明白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要相互尊重,不得歧视不信教群众,不得胁迫他人信教,不得利用宗教破坏社会秩序、损害他们健康、干涉政务、教育等。要增强识别和抵御国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控制活动的能力。在对信教群众进行宣传活动中,应改变过去那种一味地反对有神论、抨击宗教是愚昧落后意识的做法,不能用说教的方法去伤害信教群众的感情。

    在引导宗教活动中,要采取适当形式把握适应尺度向信教群众宣传科学的理论、普及科学知识,适时争取其中的先进分子转化思想。梅河口市中和镇党委在工作中,坚持在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下,对思想要求进步、素质较高、愿意自觉脱离宗教组织的优秀分子,加大帮教力度。通过认真培养和严格考察,对具备党员条件的,及时发展其入党,并积极发挥这些弃教入党的人的示范、辐射、带动作用,使更多的人主动靠近党组织。该镇三八石村原信教群众李润祥,其家祖传信仰天主教,其本人有号召力,组织能力强。在党组织关怀帮教下,其思想发生了根本转变,积极接近党组织,终于由一名天主教徒转变为一名中共党员。由于他工作出色,1997年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二八石村原信教群众孙广武,1990年到乡敬老院任院长后,通过耳闻目睹、亲身体验,使他感到了党的温暖。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1996年他弃教入党,在51岁时实现了人生的重大转变。由于他突出的工作能力和不凡的工作业绩,1998年被选为村委员主任。

    对信教群众尤其是贫困教民要进行扶持,提高其致富本领。梅河口市中和镇党委在向教民普及科学知识的同时,还建立党员扶持基金,在党委统一领导下,通过党员干部自愿捐资的形式,筹集部分资金,由党支部集中管理、统一使用,以无息贷款的方式帮助贫困户解决生产和致富所需资金。那些被资助的信教群众切身感到党和政府的温暖和关怀,有的教民因此彻底脱贫,走上了富裕之路。有的教民深有感触地说:“以前靠天主、信天主,可天主没使我们脱贫致富。在我们困难的时候,是党帮助我们解决了困难,现在我们不靠党组织靠谁”?中和镇党委和政府还帮助宗教活动场所解决实际问题,发挥宗教团体及教职人员的桥梁作用,带领信教群众从事正常的宗教活动,积极为社会公益事业服务,树立了宗教界的良好形象。1999年,宗教界为该镇小学捐建校舍款10345元,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对信教的党员,应区别不同情况,分别对待和处理。其一,对于受宗教观念影响或迫于家庭、社会的压力,参加一般性宗教活动,但本人能够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积极为党工作,遵守党的纪律的信教党员,要对他们进行耐心的教育,帮助他们在思想和行动上转化,脱离宗教。其二,对于共产主义信念动摇,热衷于组织、参加宗教活动,经过批评、教育有转变决心和实际表现,本人要求留在党内的,可限期改正。经批评、教育不改的,应劝其退党。其三,对于丧失共产主义信念,笃信宗教或成为宗教教职人员者,经教育不改的,应劝其退党。劝而不退的,予以除名。其四,对于极少数参与煽动宗教狂热和非法宗教活动,利用宗教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破坏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党员,必须开除其党籍。同时,对一些年老多病的党员参加宗教活动,党组织要加强对他们的教育,要求他们不能参加宗教活动,并关心他们的思想、工作和生活,组织他们学习,参加一些有益的活动,主动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困难,消除他们因生活困难而求助于宗教的错误做法。

    我国法律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但对非法宗教活动、异端神学及邪教采取坚决制止和打击的措施。非法宗教往往打着宗教的旗号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对此必须严肃处理和打击,要教育争取受蒙蔽的群众,惩处首恶分子和经教育不改的骨干分子;要切实加强对宗教场所的审核登记工作,对不符合登记条件的要坚决予以合并、解散和取缔;要坚决制止滥建寺庙、教堂和露天佛像的行为。

    对异端神学、邪教应采取抑制和打击措施。从历史上看,异端神学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宗教,而是一种打着宗教旗号的政治力量,它曾经在反对传统神学和世俗政治统治的斗争中起过积极作用,但由于宗教本身的局限,使异端神学不易让人民群众看清社会矛盾的本质。同时,异端神学往往在挑战正统宗教过程中引发社会矛盾,引起社会动乱。因此,在我国社会主义时期,要坚决抑制和打击那些以正统宗教自居、攻击现行宗教、制造社会动乱和矛盾的异端神学,如各种邪教、法轮功和以宗教名义办的气功或以气功名义办的宗教。

    (四)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关心群众生活,加强农村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针对在农村特别是妇女信教人数偏多的实际情况,应积极扶持和推广庭院经济的发展,让广大农民,特别是妇女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鼓舞下,在发展市场经济中大显身手,大有作为,使其真正体会到自身的价值和靠自己的力量创造幸福生活的乐趣,在思想和内心深处相信党,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要关心群众生活,特别是在那些比较贫困的地方,党的基层组织要千方百计地增加农民收入,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使他们切身感受到,只有靠自己、靠党和政府才能摆脱贫困,信教脱贫是靠不住的,尽而达到制约宗教势力发展的目的。

    在加强农村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要引导人民群众学文化、学科学、学政治、学法律,不断提高群众的整体素质。要善于把思想教育与为群众办实事结合起来,把正面宣传与回答群众的思想困惑结合起来,把耐心说服与热情服务结合起来,力求收到好的效果。

    要积极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充分考虑到人们思想认识和道德观念的千差万别,承认群众追求自身利益的合理性,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既提倡高标准、严要求,大力倡导勇于奉献的社会风气,又必须给人民群众以看得见的物质利益,帮助群众得到他们应当得到的实惠。同时,必须注意引导群众把合理的利益追求与积极的精神追求统一起来,努力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责权利的统一、精神和物质的统一,着力于在实际生活中逐步提高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思想水平。

    要把教育引导群众与切实服务结合起来,大力开展积极向上的精神文明活动。要看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物质并未达到极大丰富,计划经济体制被打破而市场经济体制未完善,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人际关系相对淡化。在这样复杂的转型时期,有时人们会感到心里失衡、情绪波动,精神苦闷需要解脱。有时会对现实生活中的一些问题感到困惑,思想上的难题需要解答,对此,必须解放思想、积极探索、努力从多层次、多方面、多角度地给群众提供精神关怀和抚慰,提供群体的归属感与安全感,理顺情绪,平衡心态,振奋精神,促进稳定。

    要广泛开展形式多样,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不断发展各种形式的社区文化、村镇文化,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使群众接受正面教育。用文明、高雅、现代的生活吸引群众,使更多的人自觉远离宗教信仰,在各级党组织领导下,用勤劳和智慧共创繁荣、富强、文明、民主的社会主义美好未来。

 

 

    课题负责人:王 

课题组成员:王  晶 侯建明 盛海英

李延龄 宋梅英 黄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