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法学
  《中国传统法文化精神研究》结项
[来源: - 日期:2010年03月31日 - 浏览 53999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中国传统法文化精神研究》结项

 

 

 

吉林大学霍存福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传统法文化精神研究》日前通过专家鉴定结项。该成果属法学学科一般项目,最终成果为专著,鉴定等级良好。

该成果从中观层面,具体概括、提炼了中国传统法文化的六个方面精神。一是宽恕容过、悲悯仁恤的宽宏精神。主要就中国法律初起时的宽宏精神及其在后世的表现进行梳理。宽宏表现为法律风格、风貌的宽宏博大,也表现为仁恤政策。二是本乎人性、据于事理的情理精神。就中国人创造的“情理法”范畴,及其法律思维上的“情理法”思维进行概括。“情、理、法”并重,一方面表现为不单独地讲论法律,而是将法律纳入人情、事理中进行说明和解释,不单纯就法论法;另一方面不单独地倚重法律,重视“情理”对法律的过滤和检验。这构成了中国人理解、解释法律问题时的情理精神。三是关注反省、释赦并举的自新精神。自新体现人本主义思想,是对人的自省能力的肯定;自新思想支撑了中国的自首制度和大赦制度;自新精神是中国人宽宏精神的一个支脉。四是个别对待、分化瓦解的策略精神。“歼厥渠魁,胁从罔治”和“将功折罪”,是中国人对待犯罪的两个策略;前者是对待共犯或集团犯罪的策略,后者对待单个犯罪居多。反映中国人对于犯罪予以个别对待、分化瓦解方面的灵活性和原则性相结合的变通精神。五是合同公信、约定同法的契约精神。民事交往中对契约的敬畏、尊重和信守,以及强调“合”的自由和“同”的平等,是中国古代契约生活实际奉行的规则;中国的契约精神是在古代环境下自然生长起来的,它可以成为建设新型法治的“中国元素”。六是哀敬惟良、听明断平的司法精神。司法上的“哀敬折狱”强调司法态度,“惟良折狱”强调司法操守,“听讼明”、“持法平”强调司法标准,它们都属于中国司法所崇尚的价值,是中国司法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精神,互相之间是存在有机联系的。

这些法文化精神,有的对应于刑事法、民事法、诉讼法等现代部门法领域,有的对应于立法、司法、执法等环节,有的对应于法律总体风格、面貌、灵魂,但其本身都是中国人法律生活中的创制、创造和创新,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民族精神。

该成果认为,法文化精神是文化中居于主流的东西,因而是正面的文化精神。因为文化是复杂的,总有相反或矛盾的东西共存于一个系统或体系中。法律文化精神的提炼,从民族精神角度看,属于正面、光明面;我们文化中那些属于负面、阴暗面的东西,则不应划入这一范畴,比如与宽宏相对的“武健严酷”、与信义相对的“债多不愁”等等。同时,某些极端的认识倾向,在提炼文化精神时也应注意。比如,过于重视主观恶性或动机(“宥过无大,刑故无小”),如果一味肯定,就可能走向偏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