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图书馆学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上古“颂类”文学精神及其文体特征》成果简介
[来源: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 - 日期:2013年08月02日 - 浏览 1542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上古“颂类”文学精神及其文体特征》成果简介

 

 

 

 

    东北师范大学段立超副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上古“颂类”文学精神及其文体特征》已通过专家鉴定结项。该成果系中国文学青年项目,最终成果为专著,鉴定等级良好。该成果突破传统“文体”式的主观化研究模式,采用现象学和阐释学的研究方法,在尊重“颂”作为一种人文精神现象所展示的整体历史风貌的基础上,立足于一切华夏文明可见的文化成果:形诸典册、金石者;口耳传承者;条畅于一家或诸家学派者;归属于一个大的显性文化传统者。同时,不局限于这些文本的记录本身,而尝试转换视点、拓展视野,以“人”为本位、起始点和归宿,从“人”、人本身的生活、人创造的文明开始,对所有问题重新做出探讨和现象还原式的研究、考察。

    该成果共分为六个大部分。第一章为颂类作品研究的方法论。以综述的方式,按时间顺序介绍古往今来“颂”的创作、整理和研究情况,并通过述评探讨和思考“颂”的观念和研究、提出自己的理解和反省。在此基础上,重新确定“颂”作体例划分的观念和标准。打破单一“文体”的文本归类和认识方式,使用三级“体类”的划分标准来认识历史上属于颂的作品,即颂类、颂体、颂属,用以沟连古今相互隔膜的文体划分标准。

    第二章为先秦“颂”类作品奠基论。讨论和梳理了“颂”字在先秦的常见用法和字义,深入辨析了“颂”在金、甲、简帛文献中的意义及“颂”与“诵”、“讼”等字的相互关系,在初期文献语境中呈现的使用状况、“颂”所使用的上古文化氛围等得出结论——“颂”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是蕴含了人的神性追求和神性展现的特殊文化样式;“颂”在汉语中代指一种高远的人文精神表达,这种表达涉及终极依据、终极价值和终极情怀。在此基础上,结合具体作品对先秦的“颂”进行了体性的界定、体貌风格描述和人文情怀特征审视,归纳出颂类作品的判断依据和创作标准。

    第三章为汉代“颂类”文学文献梳理。按照前两章设定的基本标准搜集、划分和描述存世文献,综述作家、作品,叙述汉代颂类的文类辨析与发展概貌。从中说明,汉代颂类文学是具有政治属性的主流文学,代表了知识分子的理想和精神追求。考察汉代颂类文学的发展可以发现,汉代颂类文体的流衍现象极为突出。我们今天应以更为客观的态度感受汉颂,体会其作为古人之政治情怀载体的重要意义。

    第四章为融会贯通的经学奇葩《山川颂》。从董仲舒的《山川颂》作为“文颂”所具有的特殊品质入手,说明汉代前期“颂体”的经学化问题。提出董仲舒以引经据典、顺承模仿、融会创新等方式,重新诠释了儒家原有的山川理论观念,形成了对“先秦以来儒家山川传统”非常有效的经学化阐释和表达;同时伴随着这种创造,“山川颂体”的“体格”也从原来先秦的“祭祀诗颂”向汉代新的“解经文颂”转变,发展出独特的体式和风格样貌,标志着汉朝时期“颂体”作为文学体裁的新可能。

    第五章为西蜀才子奏响的盛世之音。主要讨论了司马相如、王褒的“颂”类作品。《封禅文》中的颂诗,是一种承袭了《庄子》但又别出心裁的结构形态。司马相如和王褒的作品,一方面继承汉代祭祀歌诗的传统,同时又有精心的调遣。颂诗咏物的功能,在其作品中以凝练的形态发挥出来,成为中国古代咏物诗的组成部分。

    第六章为王朝、经学盛衰迭替中的颂。主要探讨了刘向、崔骃、蔡邕的颂类作品。刘向的《列女颂》在汉代颂类文学中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就文体而言,后世分类中的颂体和赞体在《列女颂》中有合流的趋势,显示了汉颂文体属性多元化的特质。《四巡颂》是东汉时期著作作家崔骃的代表作,也是汉代颂类文学的扛鼎之作,充分体现了汉代士人对最高政治理想和儒家价值的歌颂,也彰显了汉颂瑰丽雄伟的艺术风貌。作为名流和天才,汉末蔡邕的“颂作”,创新与复古并在,群相与个性共生,体现出崩裂前夕集体的失语与呼唤、个体的徘徊与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