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哲学-宗教学
  人类思维能力的发展对审美认知的决定作用.
[来源: - 日期:2005年06月25日 - 浏览 4169 次] [打印]
本站文章禁止转载,需要转载请联系本站。

项目编号:2001012

项目负责人:李志宏

项目承担单位:吉林大学

项目委托单位: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

立项起止时间:2001年7月至2003年5月

最终成果完成时间:2003年5月

人类思维能力的发展对
审美认知的决定作用

美本质研究将怎样终结

——为什么说“美是什么”是伪命题

内容提要:“美”概念作为名词并不含有可以直接指代的实体事物,因此不具备名词的真正性质和内涵,是个虚空的名词性概念。以此为前提而形成的“美本质”及“美是什么”问题必然是虚空的伪命题。“美是对象化的情感”、“美是价值”、“美是生命”等说法貌似合理却都不符合逻辑。按原有命题方式和思路进行的研究永远不会得出肯定性的答案。从事实和逻辑出发,论证出该命题的不合理性,代之以正确的新命题,正是“美本质”研究的合理结局。美学研究应以“美概念表示什么”为第一命题,以“审美活动的本质”为基本的研究内容。

关键词:认知科学美学 美本质 美概念

美本质问题的当代研究状况

自柏拉图以来,美本质问题的解答一直是美学研究的基本任务和最终目标。这一问题又被具体化为“美是什么”命题,形成为不同学派间长久的论争,持续困扰人们达两千年之久。20世纪中叶,西方语义-分析主义美学兴起,认为:“美”字是多义的,不可能有一个固定的、准确的答案,因而该命题是不可解的。这一认识扩展了美本质研究的思路,给人以很大启发。从此,“美是什么”命题的合理性受到质疑,西方美学界因此而基本上放弃了传统命题,完全转换了研究兴趣和研究领域,美本质研究陷于停滞。

从学术角度看,对一个问题的认识仅仅停留在质疑上是远远不够的。美本质作为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不能简单地回避或悬置。认真的学术态度是用事实和逻辑对该命题的合理性加以分析。如果证明这一命题是合理的,就不能因为解决的难度太大而置之不理;如果证明该命题是不合理的,就要在坚实、准确的认识基础之上理性地放弃原有命题,代之以新的命题,开始新方向的研究。

但是,传统观念的影响根深蒂固。至少在我国,仍有相当多的人以为,对“美是什么”命题的研究,必须是回答出“美”是个“什么”,否则,就不算是问题的最终解决。在传统的思路看来,说“美”不存在,简直是荒谬透顶、睁着眼睛说瞎话。即使在“美”作为客观实体存在物的可能性已被否定之后,人们仍要困守在错误的命题方式上,执着地按照错误的命题方式寻找问题的答案,只是这时已不再试图用客观的实体性事物来解说“美”了,而是采用了诸如“美是对象化的情感”、“美是和谐”、“美是价值”、“美在关系”、“美是生命”等等一类的说法。但由于“美是什么”命题本身的错误,致使所有以这一命题方式做出的回答都不可能是正确的。还有学者将美概念的内涵与美本质这两种不同性质的问题混淆在一起,以为对“美”概念内涵意义的梳理、认证就是对美本质的解答。这些研究上的误区表明,人们对“美是什么”命题的不合理性还缺少深刻的认识,需深入加以剖析。

二、“美是什么”命题的逻辑错误

一些学者认为,“美是什么”命题之所以没能解决,正是在于人们还没有找出美是什么;美学研究就是要不断地找下去,甚至可以永无尽头。这种认识盲目地、无根据地肯定着“美是什么”命题的合理性,使美学研究陷入一个要以不合理性来证明合理性的误区。按照这种错误认识的逻辑,“美是什么”命题的合理性只能以找到了美是什么为证明;为了找到美是什么,就要在合理性大可怀疑的命题下开展研究;在不可靠命题下开展的研究又很难取得正确答案,所以“美是什么”的问题永远无法解决,该命题的合理性永远无法证明。——如果美学研究真的要这样进行下去,实在是一场学术悲剧。美学研究将丧失生命,失去意义。

为了使学术研究可以充满活力、行之有效的进行,必须树立正确的学术研究观和研究思路。要看到,在一个命题被提出并被加以研究时,其合理性如何是研究能否得以有效进行的根本前提。如果命题是合理的,只是认识不到位,尚可属于“未知”领域,值得继续探讨。如果命题本身就不合理,则无论怎样探究都是徒劳的。而命题的合理性不能等同于对命题的解答。在命题尚未得到解决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论证命题的合理性。所以,对“美是什么”命题合理性的论证,不能以对该命题的最终回答为根据。对该命题是否合理的判断,要依靠对该命题内在逻辑性的分析。

“某某”是“什么”的语义关系,意味着“是”字前后的两个概念所指代的事物是同性质的种属关系,它们应该是具有独立意义的不同事物。即,这些概念应该真实地拥有着自己的独立内涵即所指对象。那么,“美”概念的内涵是什么呢?

名词才可以构成“某某是什么”的命题。如果“美是什么”命题是合理的,则该命题中的“美”概念必须当作名词使用。事实上,人们也一直是在名词的意义上理解“美是什么”命题的。既然如此,就要看看该命题中的“美”概念是否真的具有名词的性质和意义。

名词即事物的名称,其基本性质是对事物的命名。社会生活中,语言、概念是具有一定意义的符号体系。对具体实体事物的指代,就表现为名词。名词作为概念,与其所指代的事物之间是象征性的符号关系,呈现为“事物——概念”型的联系。人们的思维活动及社会信息交流活动都需依靠语言暨概念,但人们思维和信息交流内容的实体却是概念所指代的事物。即,当人们说到某一个名词时,实际所指不是这个名词作为概念的存在,而是这个名词所指代的事物。比如,“我要吃苹果”这句话,一定不会被理解成要吃“苹果”这个概念,而是自然地被理解成要吃叫做“苹果”的那个东西。当人们说“桌子是什么”、“空气是什么”时,并不是在问“桌子”、“空气”的概念是什么,而是要问概念性的“桌子”和“空气”所指代的实体事物是什么。因此,“美是什么”命题得以成立的决定性因素,就在于“美”概念之下有没有一个真实指代的实体事物。如果确实有,才可以探寻叫做“美”的这个事物是什么,其本质是什么,“美是什么”命题就可以成立;如果没有,“美”概念就不具备本来意义上的名词的性质和意义,“美是什么”命题就不可成立。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美”概念从没有可以直接指代的事物。当“美”用作名词时,其实际意义往往是指“审美对象”、“审美价值”、“美的事物”等等。就是说,“美”概念所指代的,其实是另一个概念,并不是某一具体事物本身。或者说,“美”概念并不直接地与实体事物有符号性的指代关系,总要经由其它概念的中介才能同实体事物建立起联系,因此,由“美”概念所表示的概念才与实体事物有直接的符号性指代关系,呈现为“事物——其它概念——美概念”型的联系。如此一来,作为中介的、同实体事物有直接联系的其它概念才具有确切的、真实的作用,是实体事物的直接符号,“美”概念则蜕变为符号的符号。这就在实际上取消了“美”概念作为名词的意义和作用,使之成为一个虚假的名词。其结果就形成了这样一种状态:人们可以知道由“美”概念来表示的其它概念所指代的事物“是什么”;而不可以知道“美”是什么。

目前较通行的对于“美是什么”命题的回答,都处于这种逻辑错误之中。“美是对象化的情感”、“美是和谐”、 “美是生命”、“美是价值”之类提法,只有在“美”与“情感”、“美”与“和谐”、“美”与“生命”、“美”与“价值”作为概念都具有各自的所指事物,而且构成同属性的种差关系时才可以成立。这在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三、美本质研究中的思路错误与思路转换

每一研究命题的形成都有其原因,甚至可说有其必然性。人在面对未知事物时,很自然的要问一个“为什么”、“是什么”。但是,这里有一个一般无须特意加以设立的前提,即这个“什么事物”虽然是未知的,却必须是个真实的或可能真实的事物。

比如,在对宇宙起源、发展过程的探讨中,“暗物质”的概念合乎逻辑地被提了出来。尽管人们还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暗物质”;如果有,将会是什么,但从宇宙演化规律和观察现象中可以合乎逻辑地推断,“暗物质”应该有或可能有。“暗物质”这一概念,也就表示这种未知的、可能的存在事物,是个真实概念。由于“暗物质”这一概念的提出是有根据的,所以,尽管人们现在还无法做出回答,也可以在假定的前提下合理地提出“暗物质是什么”命题。

合理命题的前提之所以无须特意加以确立,是因为人们在习惯性思路下,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以为概念的真实性是不言而喻的。

语言来自于人类社会实践,生活中有什么,才需用语言表示什么。所以,我们日常生活中所涉及到的所有事物都有一个名称即概念。本来,名称、概念的存在是由于事物的存在,实体事物总是出现在概念之前。但由于每一名称或概念之下都有一个与之对应的对象事物,就形成一种惯常现象,使人们往往证自明地认为,凡是名称、概念都拥有真实的所指对象事物。一般说来,这种思路并不错。但是,“美本质”问题则是个例外。反复的研究一再告诫人们,“美”概念作为名词,是不是真的有个所指事物还是个未知的问题,所以,对这一未知问题的解决应是­美学研究的第一步。只有在该问题已得到肯定性回答的基础之上,才可以进一步追问这一事物是个什么。正是在这里,显示出几千年美学研究思路上的差误:在“美”概念作为名词的真实性尚未得到肯定性回答之时,人们就想当然地把它加以肯定并以这一虚假的肯定为前提而盲目地迈出了第二步。如果世上真的存有叫做“美”的事物,这第二步尚可以踏在实处,取得与惯常思维、惯常行为同样的效果。可是美概念偏偏没有真实的所指对象,所以这第二步就只能踏在虚空中,造成美学研究的长久困惑。

在错误思路下,即使是合理的思想,也会得出错误的结论。“美是和谐”、“美是价值”、“美在关系”、“美是生命”、“美是对象化的情感”等等说法,本有一定的合理之处。但一应用在错误的命题方式下,就不合理了。没有什么事物可以“是”和谐,只能说人与事物之间可以建立和谐关系。与人有和谐关系的事物容易被看成是美的,但不等于说美就是和谐。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是”价值,只能说某些事物具有价值。具有价值的东西容易被看成美的,但不能说美就是价值。同样,没有什么东西“在”关系,只能说人与事物之间可以结成某种关系;没有什么东西“是”生命,只能说某些事物“有”生命,如此等等。“是”什么与“有”什么、“在”什么大不一样。有生命、有价值、在关系等等,都是审美知觉得以形成的有限条件,不是美本质,也不是美本身。概念的混淆必然造成理论的混乱,使美学研究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在谬误的行进方向上,不可能从研究结果上自然地找到解脱的出路。只有借助于“反思”才可以恢复到坚实的元点,重新开始正确方向上的探索。对几千年的错误加以反思所得出的积极成果,就是认识到,现代性的美学研究必须转换思路和设问命题,不是不加批判地从先期概念出发追问概念的本质,而是从现象出发对概念加以辨析,追问现象的本质。美学的第一设问命题不应是“美是什么”,而应是“美概念表示什么”。

在新的思路和设问命题下,才可能既符合事实又符合逻辑地进行美学研究,认识到:“美”概念本是对人的非功利性快感的表述。其合理的词性是形容词,不能是名词。因此,没有“美本质”问题,只有“审美活动的本质”问题。美学研究要揭示的,正是人怎样把日常事物看成是美的事物。而依靠辩证唯物主义指导下的社会科学和现代自然科学手段,可以大致认为:人在长期进化中同外界环境结成了对象性关系;生存需要的功利目的和事物功用、外在信息的作用使人形成了特定的知觉模式。当智能高度发展,形成完全的抽象思维能力之时,形式知觉力也同步形成了。从此,当主体处于非功利状况时,即主体没有即刻需要加以满足的功利要求时,就可以凭借知觉模式对事物外在形式加以相对独立的知觉并因此而产生快感。这种快感就被称为美感,引起美感的对象事物则被称为“美的事物”,继而被错误地以为是个实体的“美”,衍生出对于“美本质”的探求。

四、怎样认识美本质研究的合理结局

从命题性质上看,如果一个命题是虚假的,自然不可能按照该命题的设问方式得出正确答案。追问原本就没有的东西“是什么”,显然如同水中捞月。沿着“美是什么”命题应有之义的方向发展,可以预计,永远不会有对于该问题的正确解答。这种性质的命题没有存在的理由,必须加以否定。而且,既然是问题,其答案就既可能是肯定性的,也可能是否定性的。就是说,肯定原有设问是一种回答,否定原有设问也是一种回答。对美本质问题的解决并不在于一定要按原设问命题方式回答出美是什么、美本质是什么;认识到了该命题的不合理性,有可靠根据地消解该命题,代之以正确合理的命题,回答出审美活动的本质,也正是对美本质暨“美是什么”命题的正确解决。它克服了回避与“悬置”,是长期以来美本质研究的积极成果与合理结局。

否定了“美是什么”命题的合理性,消解了美本质问题,是不是否定了所有的美学研究呢?不是的。“美是什么”命题的提出是正常的、合理的,符合当时人们的认识能力和知识范围。因为人们使用着美概念,以为有个“美理念”、“美本身”。但是,在正常、合理程序之下得出的运算结果不一定都是正确的。“美是什么”命题的最初提出,是以客观唯心主义认识为基础的,所以该命题从形成之日起就含有致命的缺陷,它所追寻的“美”,只是个理念性的、意识性的存在,含有实体对象事物。随着研究的进展,当人们认识到“美”概念的虚空性时,这一命题就失去了合理性,在今天则完全是个必须加以抛弃的伪命题了。在美本质问题合理性尚不确定的情况下,西方已不再有美学家轻易言说“美”是什么了。我国美学界对“美是什么”命题一直在继续言说。虽然这些言说都不可能成立,但在美本质问题的不合理性尚未得到论证之时,这种言说方式和言说企图还可说是合理的。而在美本质问题的不合理性已得到论证之后,再这样没有根据地言说,就不具有合理性了。

有人担心,否定了美本质问题就是取消了美学学科的存在。的确,长期以来,美本质研究一直是美学的学科性得以成立的基本内容。但学科本身与学科中的命题毕竟不是生死与共的。一个学科的形成是由知识领域的客观样态及研究进程所使然,而设问命题的提出则是主观认识的结果。既然是主观认识,就有发生错误的可能。否定了一个错误的设问命题不等于否定了整个学科。美学可以在新的设问命题下继续发展。

“美是什么”命题虽是伪命题,但在长期的美学研究过程中,也曾起到积极作用。人类的认识是在不断纠正谬误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谬误的发展本身就在积聚着纠正谬误的力量。错误的命题只能在错误的研究中才能暴露其错误性。没有几千年错误道路上的美学研究,就没有今天正确方向的重新开辟。可以说,认识到“美是什么”是伪命题,正是几千年来美学研究的积极成果。因此,尽管以往的研究思路和研究方向是错误的,依然有其不可磨灭的功绩和贡献。但同时,错误方向上的研究只有在导致了正确方向的重新设立之后才能显现出正面的价值,使否定性的研究具有肯定性的意义。在学术研究达到这种根本性的转变之后,如果仍然在原有的错误方向上行进,就是在坚持错误,走回头路了。

如果说,“美”概念作为名词是不合理的,那么,我们在日常生活语言中的使用,如发现美、创造美、真善美等等说法中的“美”,是不是都不成其为名词呢?语言是约定俗成的,习惯化的。在这些用法中,“美”的确是用作名词的。但作为专业研究,这些说法中的具体含义必须加以辨析。当说“发现美”、“创造美”时,“美”概念的真实所指是审美价值或美的事物等等。在“真善美”的说法中,“美”或指一种价值取向、价值标准,或指精神活动的一种范畴。随着具体语境的不同,“美”概念的具体所指还可变化。但无论怎样,“美”概念之下都没有一个可以直接指代的实体对象。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将“美”用作名词时,其具体的含义,总是由另外的名词来标示的;“美”并不具备一般意义上名词的性质。在这个意义上的确可以说,现实世界中本没有“美”。当然,语言是习惯化、社会化的,对这种说法,普通人的确难以理解、难以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生活中具有的,是审美活动、审美现象,审美价值、美的事物等等,没有“美本身”。

说美概念表示非功利状态下的快感,是不是等同于主观论,等同于“美是快感”说呢?主观论对事实的认定是合理的,但其表述不正确。不能说是美感决定了美,而应该说是人的感觉决定了能不能把事物看成美的。“美”概念所表示的是一种愉快感觉,但绝不能从中得出“美是快感”的结论。

那么,难道不正是事物的客观性质、属性使人产生出美丑的评价判断吗?这样的客观性质、属性不就可以说是客观的“美”吗?在人已具有一定意识、观念的前提下,的确是由于对象事物的出现而使人产生美丑的感觉和判断的。但这种情形并不证明有个客观的美,美感就是对美的反映。事实上,客观事物能不能是美的,最终要由人的知觉模式、认识结果和主体状态所共同决定。因此,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是对人的审美知觉和审美情感的机理作出科学的分析,不能永远停留在对“美是什么”虚假命题的玄想上。

在西方美学界已从“美本质”研究领域退却之后,中国美学界仍然在此坚守,表现出可贵的学术负责精神和解决美学基本问题的勇气。由这种趋势可以合理地想见,最初由西方美学界提出的质疑,最终将由中国美学界做出完满回答。

文艺批评标准的与时俱进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并呈现出特定的社会性质。每一时代的文艺都有相应的文艺理念并表现为具体的批评标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从总体上阐述了革命文艺的性质和发展方向,相应地提出了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的批评原则,曾在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进步文艺的发展中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一直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理论基础。但由于极“左”思潮造成的破坏作用,相当一个时期以来,人们对这一论述怀有很大的疑惑,不知它是否符合文艺的审美规律,是否适应文艺的当代发展状况。这种疑虑致使人们模糊了对于文艺性质的认识,取消了文艺的政治标准而只敢运用艺术标准。

但是,文艺果真可以不具有特定性质吗?以一定的政治标准评判文艺、倡导文艺的开展就损害了文艺的审美规律、阻碍了文艺的发展吗?

从审美规律上看,一切美的事物,首先是于人有利的,其次是于人无害的;被认为有害的事物就不能被看作美的。这是美学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审美要以功利性为基础;功利性渗透于艺术作品的内部,其本身就是审美价值的构成因素。

一个社会在一定时期内,最具普遍意义的功利可以引起社会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关注,影响到他们的具体审美态度。而最能集中而鲜明地体现着社会最大功利性的,往往是代表着人民利益和社会要求的政治目标。在社会处于历史转折点或危急关头时尤其如此。此时,政治因素、政治意识就作为一般功利因素加入到审美意识中去,形成决定人的审美态度的必备基础,构成着欣赏对象的审美价值。

抗战时期,抗日救亡就是全中国人民最大的功利之所在,也是决定中国人民审美态度的最基本的因素。毛泽东在《讲话》中,突出强调了进步文艺团结抗日的性质,对文艺政治标准的内容做出界定:“一切利于抗日和团结的,鼓励群众同心同德的,反对倒退、促成进步的东西,便都是好的;而一切不利于抗日和团结的,鼓动群众离心离德的,反对进步、拉着人们倒退的东西,便都是坏的。”这一论述既表现出毛泽东对中国当时社会性质和基本政治目标的认识,也表现出他对于文艺内在性质和审美规律的领悟,是完全符合文艺-审美实际的。

时过境迁。现时期,毛泽东文艺思想中的这一内容还有其正确性、适用性吗?应该看到,尽管是在多元化、全球化的今天,任何一个社会也都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具有特定的社会性质。我国在今天已不是暴风骤雨式的阶级斗争时期;经济建设已成为我国的主要任务,多种所有制形式及经济成分的并存是一种必然的客观现实。但是,我国仍是以人民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一性质决定了当今社会中最基本的政治目标和最大的功利性就是有利于人民、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发展。邓小平同志继承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精髓,纠正了极“左”错误思潮,明确了“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文艺方向,也在实际上构成了我国现时期对于文艺的政治上的要求。凡符合这一要求的,将可能被人民视为美的,否则,将被认为是不美的。试想,宣扬邪教,鼓吹分裂,企图颠覆社会主义的作品,即使其艺术技巧再高明,又怎么能被人民接受呢?因此,这样的要求也就是一种政治标准。只讲方向不讲具体的标准,方向将无从把握,无法贯彻。文艺不是不能有特定社会性质和政治标准,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性质和政治标准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其精神实质及内在的审美规律是一贯的。

文艺是人的精神的需要,也是人类文化的审美体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精神需要和文化状态都在不断变化。江泽民同志对社会发展新形势、新特点加以精辟概括,提出了弘扬社会主义主旋律及“三个代表”的思想。以此为指导来认识文艺的性质和批评标准,思想会更加解放,思路会更加开阔。

“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作为文艺的政治标准,可以是对于作品社会审美作用的一般要求,并不是一概地要求作品文本都必须具有社会主义性质,都打出社会主义旗号。社会主义代表着人类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在其发展过程中,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需要满足社会中存在的多种多样的审美追求。有相当多的作品可能只具有一般人类文化性质而并不具有社会主义的政治性质,但只要它在文化上是进步的、健康的而在政治上是无害于人民、无害于社会主义的,就是顺应着社会主义的总要求而有利于社会主义发展的,就符合了社会主义的政治标准。

体现社会主义性质的创作构成着文艺发展的主旋律;以此为核心,集聚着体现人类进步文化因素的其它多种多样的创作,就构成朝向社会主义方向的文艺大潮。坚持文艺的社会主义性质和政治标准,不是有害于文艺的发展,而是为文艺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为人类先进文化的健康发展开启了正确的前进方向。

艺术是何时具有审美属性的

——人类思维能力的发展对审美认知的决定作用

内容提要 早期人类不会审美,也没有审美的艺术。借助于审美发生,艺术才获得了审美属性。这一质变的决定性条件是人类智能的发展使早期人类的形状知觉力升华为现代人类的形式知觉力。只在这一前期条件下,才有可能对事物及艺术的形式因素加以相对独立的认知并产生非功利的情感反应。艺术的审美性质和基本特征皆由这一过程及机制所决定。

关键词 审美发生 艺术起源 审美本质 认知美学

1 艺术起源与审美发生是相互独立的不同过程

对于艺术何时、以及为什么具有审美属性的问题,学术界大致有三类看法:第一类认为,人类天生具有审美能力或审美能力的萌芽,人类艺术活动集中体现并发展了这种能力,使艺术与审美结合在一起;第二类认为,艺术活动自来带有审美属性,艺术起源的同时就是审美发生;第三类认为,人类在实践活动中发展出形式感和自由意识,对自由形式的观照就是审美,体现自由意识的形式就是艺术。这三类看法有一个共同点,即不论对具体过程有什么样的阐释,都把艺术起源与审美发生直接联在一起,似乎艺术具有审美属性是天经地义的,谈不到获得的过程和时间。但事实表明:审美只是现代人类社会中艺术的基本属性,早期人类社会中的艺术并不与审美有什么联系。

历史考察表明,史前艺术都是出自巫术等实用目的。欧洲洞穴岩画的地点多在人的足迹难以接近之处,可认为是精心选择的一种结果。其目的不是让人参观,而是拒绝参观。蒙特斯潘洞穴中熊的泥塑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箭的符号,还有被矛枪刺戳过的痕迹。在一些现代土著居民中也存在类似的情况,他们画一些动物的“替身”,是希望真正去获得它。动物被画成许多创伤,是他们希望它们容易被制服。有的动物形象有意地被省略,缺少头、肢等等。因为动物没有眼睛、耳朵就会变得痴呆,无头则意味着它必将死亡。许多原始部落的化妆舞会,那种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装饰,目的都在于促进与神灵的交往。在苏兹人那里,熊舞在出发去打猎以前一直不断地跳几天,所有参加者都唱一支歌,这支歌是对“熊神”唱的,如果要狩猎成功,必须请教这个熊神,使它对自己发生好感。

这些现象说明,史前的艺术完全出自功利的目的,没有审美的用意。而判断一件物品是否具有审美属性的重要根据之一,正是看它是否能够满足人的审美需要,是否为审美的目的而制造。如果有审美需要存在,必定有为了满足这种需要而进行的艺术创造。反之,如果一个社会没有为了满足审美需要而进行的创造,就表明这个社会还没有审美需要存在,其艺术还不具有审美属性。人们因此把这种艺术称之为“艺术前的艺术”或“前艺术”。

那么,能否说前艺术虽然不带有审美的目的,但可以带有审美的因素,这种审美因素以后发展出完全意义上的审美,使前艺术成为审美艺术呢?也不可能。因为从逻辑上说,在审美发生之前,艺术不可能含有具有审美性质的因素。既然艺术原本不具有审美性质,当然不可能由其自身发展成审美的艺术。因此,艺术起源与审美发生是相互区别的不同过程,各有其产生原因和机制。不能因为二者在今天是结合在一起的,就把其发生过程和机制混为一谈。

在这一意义上,现有的所谓艺术起源的研究,实际所指应是“前艺术”的起源。就此,现有的理论如“模仿说”、“游戏说”、“巫术说”、“劳动实践说”等等分别解释了某一方面的原因,都有一定道理,但都不能合理说明艺术是在何时、以及怎样获得审美性质的。该问题的解答有赖于审美发生的研究。

美发生研究的重要线索和途径

可以肯定,审美活动必定有个发生的起点和过程,问题在于怎样找到并说明它。为了寻找研究线索,首先要准确认识艺术及审美的基本特征。

早在柏拉图,就已认为艺术只是真实物体的影子。“美学之父”鲍姆嘉通第一个发表美学专著时,其“美学”即“感性学”的意思,要研究的主题是“以感觉形态出现并且一直保持在这种形态中的认识。”经过审美理论的长期发展,今天的人们明确认识到,审美时所面对的客观对象不是事物的内在功利属性、价值,而是事物的外在形式、形象。由此构成审美的基本特征——它是对事物外在形式、形象相对独立地加以知觉并因此而产生非功利情感反应的过程。可以说,人们对此已经非常熟悉并普遍地加以接受了。但是,人们一直没有注意到,正是在这里,隐藏着探讨审美发生机制的重要线索。

当人通过对事物外在形式、形象的知觉而进行审美欣赏时,意味着一个基本的前提,即人已有能力对客体对象的内在属性和外在形式加以抽象的提取加工。任何事物都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体,二者是不可能在物理现象上分开的;只是在人的思维中才可以将内容与形式抽象地区分开来并分别加以知觉或反映。这种能力对现代人类而言已是一种普遍的本能,并不被人们所看重。但是,这一本能并不是人类自诞生之日起就具有的,而是在长期的进化中发展出来的。其发展的程度和过程,恰与人类艺术-审美活动的发展程度和过程相吻合。这暗示着,人类思维能力的发展与艺术-审美的发展之间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是我们认识审美发生及审美艺术的重要途径。

动物和早期人类没有审美的根本原因在于智能的不发达

从这一线索和途径入手,我们可以思考一个问题:史前艺术不是审美的,是不是由于当时的人们不需要审美呢?似乎不大可能。审美感受是种有利于人类的、愉悦的感受,没有理由不需要。最可能的原因是早期人类还不会审美,因此没能形成审美需要。审美不是一种技能,而是人的一种基本能力。所以,不会审美意味着人还不具备这种基本能力。

但是,动物不就能够对颜色、形状有所反应吗?早期人类不是能够创造出形式丰富多样的艺术品吗?难道这不表明知觉能力从而是艺术-审美能力的存在吗?回答是:同样是知觉,内在的性质和机制是不同的;同样是形式的创造,所依据的内在能力是不同的。因而,同样是艺术,本质属性是不同的。

毋庸置疑,动物和早期人类都能对事物的外在样态产生知觉、做出反应。但这种知觉力只是形状知觉力而不是形式知觉力。形状知觉力是对事物外在表现的笼统的感知能力;形式知觉力则是对事物形式的抽象把握能力,以“形的概念”(恩格斯)的存在为前提,是在形状知觉力基础上的质的发展转变。

一切生物都需要对环境事物的外在信息有所感应,以此来调节自己的生存活动。不同的动物由其生存进化过程所决定,可以分别对气味、声音、色彩等等物质信息有不同程度的敏感。一般看来,这是动物对事物形式信息的感知,与现代人类的形式知觉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只是程度不同、对象不同。但实际上,事物外在表现上的信息只是对现代人类来说才是形式信息;对动物来说则不是形式信息而只是事物功利价值的刺激表现。这种刺激表现与动物的生存本能相对应,引起本能的功利性反应。例如,有一种淡水三鱼,雄鱼在交尾季节,腹面变为红色,可引起雄鱼之间猛烈的攻击行为;当看到街上的红色邮车经过窗前时,也会受到刺激而猛向放在窗前水族箱中的雄三鱼冲去;对其它颜色的车辆则没有反应。海鸥刚孵化出来,就能用敲打母鸥喙上的红斑,母鸥对此的反应是吐给雏鸥食物。给雏鸥示以人为的红色条带,它也用喙去敲打。说明红色对动物来说不是颜色形式,而是个生存性刺激。对红色的反应行为是生存性刺激引发的本能性的“固定动作格局”。在动物那里谈不上形式感、形式知觉,当然也谈不上美感、审美。

也曾有些事例被用来证明动物的确能审美。如有学者曾观察到一只黑猩猩在专注地观看日落达15分钟之久。其实,这不是在审美,而是好奇心的表现。动物普遍地存有“好奇”感。这种本能赋予动物适应新环境、采用新的活动方式的可能。因此,某些声音、色彩虽然不与动物的生理需要直接对应,也可引起动物的注意,造成类似于人类审美活动的行为。

人类进化是与动物进化的链条紧紧相连的。在体质人类学意义上的人形成之后,进化仍在进行。这时的进化,主要的不是表现在体质上,而是表现在智能上,表现在思维方式上。其质的飞跃性发展,就发生在由早期人类向现代人类转变的时期,大致是在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初期。

人类早期的智能状况和进化步伐,浓缩在现代人类个体的发育过程中。皮亚杰的研究表明,婴幼儿很早就可以听懂语言和使用语言了,即掌握了一定的符号、信号手段。但对婴幼儿的认知结构来说,信号物还没能从被信号化的事物中分化出来,因此,就谈不到具有了信号性功能和水平,它还不是一个“信号”,一个“象征物”。它只是这个事物的某一部分或某一方面(例如白色指示着牛奶)。这与早期人类的情形基本一致。

思维能力与形式知觉能力的形成及其神经生物学机制

人类智能步步发展,终于达到了皮亚杰所说的“形式运演”阶段,标志着完全抽象思维能力的最终形成。此时,人在抽象地把握事物内在性质时,就“无需具体事物作为中介了” 例如对于基数的认识和计算,早期人类和现代人类的幼儿,都曾经需要借助于一定的实物为中介,表现出向完全抽象思维过渡的过程。

人类智能的发展,主要依赖于思维对事物内质、意义的提取和把握。感知觉是较初级的能力,其分解、抽象功能只能作用于物理性质的信息,不能作用于物理信息所蕴含的意义性信息,而意义性信息更具有功利价值,形成智能进化的需要和动力。对物理信息蕴含着的意义信息的提取过程既促进了抽象思维能力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对事物形式因素的分离、独立过程,使形式知觉能力同步地发展起来。因此,在形式知觉能力的形成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不是感知觉物理性反映能力的发展(毋宁说,人类在这方面的能力反而是退化了),而是影响感知觉的思维能力的发展。当思维对事物内质的完全抽象把握形成之时,形式知觉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原本粘着在形状知觉上的对于事物内在功利属性的反应,就可以在形式知觉中分离出来。其结果,就是形成了不与功利属性直接相连的形式知觉及情感反应。这一过程也解释了学术界曾提到的审美如何同日常功利相分离的问题。其实际的过程就是形式因素与内容因素相分离。

人类完全的抽象思维能力是在怎样的机制作用下形成的呢?人们已经正确地看到实践活动和语言的作用。需要补充的是,实践和语言还只是智能发展的外部因素和作用;其内在根据是大脑内部神经系统的生物性活动及变化。

生物的感知觉并非对一切外在信息都无一遗漏地加以反应和加工。它们只对于自己生存有意义的信息加以反应和加工。感官对外在信息的接受,也不是传统照相机式的模拟过程,而是数码式的分析编码过程。以视觉为例,人不能把看到的景象原封不动地照搬进脑内。从视知觉的初级加工开始,已经对图像的特征要素加以分析、分解。一定的视神经元只对一定的图像特征起反应。其中,有分别对不同朝向的光带或暗带产生敏感反应的,有对颜色敏感的,有对运动敏感的,等等。在猴和羊下回皮层中发现有面孔识别神经元,又称“脸细胞”,只对各种真实的或图像的面孔有反应。这种分析的结果被编码后,在脑中逐级传递,逐级加工;尔后再重新组合,形成完整的视像,即我们所意识到的视知觉。由于包括图像特征在内的所有信息要素都是被分解后加工的,就要分别形成加工地点和储存地点。按照进化规律,长期的、反复的、大量的使用所形成的神经刺激会使神经结构发生变化。对人而言,长期的认知过程就形成一个个功能性中枢点。如,人的语言实践促成了语言中枢;在语言中枢之下,分别有动词、一般名词、专有名词等等的表达区。类似的,对形式因素和内在属性因素的认知也会形成相应的认知中枢结构。当由经验而引发的刺激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二者就会在意识中分化而相对独立,形成人类极有意义的智能进化:一方面形成完全的抽象思维能力;一方面形成形式知觉能力。

人类智能的高度发展直接造成审美的发生

人类智能借助于抽象思维能力的发展而形成形式知觉能力后,就对人的精神生活产生了一个重大影响——以形式知觉活动引起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情感体验。

在此之前,人类的情感体验都是功利性的。这是由生物进化开始的惯性发展。其生物学根据,是生物机体内部功利系统的活动及其机制。

任何一种生物都把生存放在第一位。对人的生存而言,最重要的首先是生理性需求;同时,生理需求能否得到满足往往取决于人的社会存在及社会活动。因此,人的社会存在及社会活动也与人的生存有着直接的联系,成为功利需求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中,也包含着精神的成分,如自尊、友爱、荣誉等等。这样,人就有两大功利需求系统:生理性的功利需求和社会性的功利需求。由功利性需求的变化和活动所引发的情感反应,都带有一致的功利性色彩;这一色彩来自机体内部的生物机制。

人类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围绕着生存活动,进化出一系列的相关机制。其中很重要又很奇妙的,就是形成了为适应个体和种系生存及发展要求的“评估和控制系统”。“这一系统首先对所有传入信息进行评估,按其重要程度分别处理”。由于这一系统完全是为适应生存的功利性需要而形成的,也可以称之为功利监控系统。它本身是个动态结构,“可以随经验而改变评估标准和监控目标”。 当人进行知觉活动时,功利监控系统就从本能设定和经验设定出发,综合分析机体内部状态及当时外在环境的信息,根据功利意义的轻重缓急来决定注意指向,调整行为。同时,机体内部的相关反应都反馈到大脑中,形成可意识到的情感体验。由于这一监控系统是对生存活动负责的,一切与生存相关的信息和相关活动都在其统摄之下,因而相关活动所引起的情感体验就都带有着功利性的色彩。

完全抽象思维能力及形式知觉能力的形成,造成了仅仅对事物外在形式加以反应的可能。事物外在形式并不与事物内在功利属性有着直接的、必然的联系。因此,人在知觉到事物时,可以由于机体内在功利需求状态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认知方式。当机体有即刻需要满足的功利需求时,就专注于事物的内在功利属性,形成功利性的认知。当机体没有即刻需要满足的功利需求时,就可以不注意事物的功利属性而仅对事物的外在形式加以反应。由这种认知方式所形成的事物外在形式信息的刺激作用也可以引发神经系统的兴奋,使人产生愉悦性的情感体验,由此形成了不同于功利性情感体验的非功利性情感体验。

这种情感体验,人们就称之为美感。能够引起美感的对象事物被称为美的事物,审美由此发生。

美感是愉悦性的。因此是人们所乐意体验的。从此,美感成为人的一种基本的、相对独立的需求,要求得到满足。最适于满足这一需求的首先是前艺术物品及活动。从这时起,前艺术由于其满足审美需求的功能而增加了新的属性,成为审美的艺术。不断发展的审美需求要求更多的满足,审美的艺术创造活动由此繁荣起来。艺术与审美就在此时、这样地结合在一起。

审美知觉的构成与特征

审美感受以完全抽象思维能力的形成为前提,但它本身并不是抽象思维或逻辑思维的过程,而是非功利状态下的形式知觉过程。人们一般所谓的审美知觉实即形式知觉。形式知觉在具体应用中形成特定的知觉模式并表现为审美眼光。所谓知觉模式,即知觉结构中与特定的客观形式信息相对应的较稳定的神经联系方式。它是本能与经验相结合的产物。

一般动物的知觉中都存有与其生存方式密切相关的知觉模式。如,一般的鸟感到迅速掠过地面的阴影就会产生恐惧而本能地躲避。在自然环境下,这种影子往往由鹰的飞翔所造成,对鸟而言意味着严重的威胁,所以鸟需要具有相关的知觉模式。

知觉模式并不神秘。对人类婴儿视觉偏爱的研究表明,婴儿偏爱人脸照片。而且即使是2-3个月的婴儿也更偏爱漂亮人脸的照片。这时的婴儿还没有生活经验,不能识别人的面孔。在其偏爱中起作用的,很可能是人脸照片所具有的物理属性,如对称性、曲线性、对比度等等。联想到在羊、猴的视知觉神经中已经存有“脸细胞”,似乎暗示着婴儿具有某种先天的知觉模式,很可能来自人类长期知觉经验所造成的遗传。

除先天的知觉模式外,人类还在生活经验中以功利为中介形成了文化性知觉模式和社会性知觉模式。前者如民族、地域的知觉特色;后者如时代及社会现实对知觉的影响。这三种类型的知觉模式共同构成知觉结构,与特定的情感反应结成稳定的联系。

以特定知觉结构为前提,事物外在形状对情感的引发可有两大途径:一是形状信息本身所具有的物理性刺激的作用,表现为形状、色彩、声音本身的物理性质可同人的神经结构有某种和谐关系——鲜艳的色彩可以引起较强烈的兴奋;一定的形状(如平衡、对称、比例)可引起舒适感;旋律、节奏可同人的生理节奏相关联。除这种个别物理特征外,事物整体样态与知觉模式的吻合程度也可引起相应感觉,如我们日常面对某种形式、样态时顺眼或不顺眼的感觉。另一途径是形状所蕴含的内容、意义的调动作用。如图腾物、巫术图画,皆因其蕴含的内容、意义而引发人的情感反应。

需要特别强调说明的是,在抽象思维能力形成之前,这种知觉还不是审美知觉;由这种知觉所引发的反应也不是审美感受。这是由于此时的智能还不足以把事物内在功利属性与外在形式因素抽象开来分别地加以把握,而功利属性对于生存需求来说是更重要的,居于优先、主导的地位,所以在主体的体验中,功利性感受也居于优先、主导的地位,致使对形状的知觉不能独立地引发感受和体验。

形式知觉力形成之后,形式知觉模式即眼光的作用独立出来,可以单独地引发相应的情感反应,产生审美体验。这时,表现出一定知觉模式的形式知觉力就被一般地看作审美能力,一般的形式知觉模式被称为审美眼光;凡由此而生的感受都被视为美感;与知觉模式暨审美眼光相对应的事物形式,则被认为是客观的美。人类的一切创造活动中都有知觉的作用,人类创造物的形式必定与一定的知觉模式相对应。因此,凡具有一定形式的东西都被当成是具有着艺术性质的;同时,凡可称为艺术的东西都被认为具有着审美属性。现代人类的这种能力及活动也使人们错误地为前艺术追加上审美的属性,把早期人类乃至动物对事物外在样态的反应看成艺术的或审美的反应。

艺术-审美活动主要依赖于形式知觉,并不是不需要对于内容、意义的把握。如对文学作品的欣赏,与人的理性认识和理解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过,这种理性认识和理解是在已经建构好的基础上的直觉性完成,不是抽象思维的实时运作。引发审美情感的虽然是作品的内容、意义,但却是经由文学形式传达和感染的,不是读者的亲身经历,也不是实事的体验。如果是亲身经历和实事体验,就会纳入到功利监控系统中,带有功利的色彩。间接的传达和感染则不必激活功利监控系统的运作,因此可以不带有功利色彩。当然,人的心理阈限是不同的,原本的欣赏活动也可能引发出实际行为,如观众端起枪来要打舞台上的黄世仁。这时,艺术-审美活动就已转变为实际功利活动了。

以上阐述表明:艺术在起源之初并不具有审美属性;艺术审美属性的获得依赖于人类审美能力的形成。人类智能暨完全抽象思维能力的发展是形成审美能力的决定性因素;由于智能水平的差距,审美不仅一般地构成了人与动物的区别,更构成了早期人类与现代人类的区别,由此造成前艺术与审美艺术的区别。前艺术起源的研究只能够揭示艺术的实用功利目的和物质表现手段的发生发展过程,审美发生的研究才揭示了艺术审美属性的获得过程。

中国当代美学的理论支点:

人的本质还是人的智能?

——“美本质就是人本质”说质疑

内容提要: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之间的论争之所以难有结果,在于它们虽体系相异、逻辑起点对立,却都出自同一个错误的理论支点:以人本质解释美本质。它们只看到审美是人与动物的区别,没看到审美还是早期人类与现代人类的区别。从完整的事实出发,可知:审美发生及审美本质所依赖的决定性因素不是实践、自由、理想等等人的一般本质,而是人的智能水平,即完全抽象思维能力。这才是美学研究正确的理论支点。

关键词: 美本质 认知科学美学 逻辑起点 审美发生

中国当代美学处于困境而难以解脱的重要表现是:各个学派都能指出其它学派存在的缺陷并做出有力的责难,但对于自己受责难的地方则辩护无力,修正无方,难以有根本的改观。这意味着各方都存有被别人所指出的缺陷,不能成为完整、可靠的学说。而且,同迄今为止世界美学理论发展的情形大致一样,中国当代美学界的各个理论体系虽对美本质等基本问题做出了回答,并在某一点上似乎是合理的,但对复杂具体审美现象的解释仍是顾此失彼,不能以贯之。说明其理论思想是有问题的、难以成立的。在现有水平和行进方向上,再怎样长久地争论下去,也不会取得建设性的成就。要使美学研究摆脱困境、有所进展,就要透过表面的繁杂头绪,从根本上找到问题的要害之所在。

纵观目前中国当代美学界以新一代美学家为代表的各主要学派间的论争,可以发现,各学派尽管在体系、学说上有着极大的差别,却都认同“美的本质就是人的本质”的看法。以人本质为整个美学理论的支点。这是中国当代美学最大的误区,也是它走入困境的起点。

中国当代美学论争的实质:逻辑起点不同而理论支点相同

当前论争中的各主要学派为了澄清自己的理论内容,证明自己学说的正确性,往往首先确定学说体系的逻辑起点,并把它当作理论阐释的“元点”。由此形成各学派之间的根本之争。但其实,这些逻辑起点还不是其理论体系的最根本之处。在此之前,还有一个更具根本性的理论支点,即关于如何寻求美本质或审美本质的一般看法或方法。只是在这种理论支点的基础之上,才沿不同方向形成了不同的逻辑起点。

中国当代美学现有理论支点的形成,主要是实践美学的杰作。实践美学针对着纯客观论的观点,对审美现象加以辨析,认为:美不是事物的自然属性,美必定与人有关。从这一基本事实出发,实践美学进行了一系列貌似合理、实则大有问题的推导:既然美必定与人有关,显然美的本质与人的本质有关;美的本质是看不见的,人的本质则可以看见;于是,可以用人的本质来说明美的本质;最终直接地得出了“美的本质就是人的本质”的看法。从而由可靠的、以事实为根据的着眼点,采用无事实根据的逻辑推论方法,沿着不可靠的方向建立起不可靠的理论支点。

实践美学认为:使人成之为人并获得人的本质的,是劳动、实践。也是劳动、实践使自然事物获得了美本质。劳动、实践的结果是造成自由,所以人的本质是自由,美的本质也是自由。因而劳动、实践是其美学体系的逻辑起点。

后实践美学接着实践美学的思路继续引申,并且吸收了现代西方生存哲学及生命哲学思想。其中,超越美学的思路是:既然人的本质是自由,就要对自由的特性做出界定。自由的特性是超越,美的本质也即超越。说:劳动实践基础上形成的人“只是区别于动物的、有劳动能力的人”,即现实的人。而“人的最高本质是人的无限性,即追求自由的超越性。”从而“以生存为美学的逻辑起点,由生存的超越性推演出审美的超越本质。”

生命美学是同一思路,认为:“在人的生命活动中,存在着一种以实践活动为基础同时又超越于实践活动的超越性的生命活动,它是最适合于人类天性的生命活动类型,也是生命的最高存在方式,然而又是一种理想性的生命活动方式,一种在现实中无法加以实现的生命活动方式,理想本性、第一需要是它的逻辑规定,……而审美活动,正是这样一种人类现实社会中的理想活动”。

这里,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都以人本质为理论支点,也都以“自由”为核心概念。二者的区别仅仅在于:实践美学重视的是人之成为人的起点和原因;强调自由的获得过程及自由的基础阶段,认为自由性本身就是美本质;后实践美学重视的则是人成为人之后的发展和理想;强调自由的意义和表现,以自由的高级阶段为根据,认为自由的充分展开的特性才是审美本质。

此外的其它各学派也纷纷向实践美学的理论支点靠拢,普遍接受了这一理论前提,甚至连纯客观论的新一代美学家也说:“深深感到从整体上把握整个审美活动的本质,是解决整个美学问题的关键。这里讲的不是‘艺术的本质’、‘美的本质’,而是指人类的一种特殊的实践活动的本质。”

可见,中国当代美学各主要学派之间尽管有理论体系之争、逻辑起点之争,却没有理论支点之争。以人本质来解说美本质,是各学派一致的立场和方法。正因如此,各论争学派无论怎样对立、怎样存有已被对方指出的致命缺陷,仍可找到与这一理论支点的联系。而只要找到这种联系,就可以在根基上找到继续存在的理由,其论争也就不可能分出胜负、决出正误。那么,被相互对立的不同学派所共同认可的这一理论支点,究竟有多少合理性呢?

不可忽略的事实:审美不仅是人与动物的区别,还是人与人的区别

实践美学着眼点的正确、合理,得益于对事实的把握。其正确前进方向和理论支点的建立,也应以事实为根据。说审美必定与人相关,大体是不错的。接下来应该进一步弄清事实,看看审美怎样与人有关,与人的什么有关。正是在这里,实践美学缺少对于事实完整、准确的认证——它只一般地看到审美与人有关,没能看到,审美只是与现代人类有关,并不与史前的早期人类有关,所以错误地把审美当作人类自诞生之日起就具有的能力,以为决定人的一般本质的实践也是美本质得以形成的决定性因素。

事实是:欧洲史前洞穴岩画大多画在洞穴最黑暗、最难接近之处,有的岩画还画在临地面不到一米的岩石底部,要平躺在地上才能画出或观看这些画。显然是在刻意寻求着隐蔽性,并不考虑观看的便利。岩画内容多是狩猎动物。许多动物画像明显的有被反复改写及用矛枪之类加以戳刺的痕迹及符号,似乎是以此来预示狩猎的成功。典型的代表作如“喷血的熊”,其形象全身已被箭矛刺穿,血正从一个个圆洞中流出。早期人类的舞蹈都是一种有实用目的的活动。“其目的就在于想去接近动物界并因此去接近一种神秘性。在现代原始部落中也有类似的情况,所有头饰、兽皮、姿态对动物的模仿,都是想借助于与动物外形上的一致以帮助内心的同化”。被认为最早表现出审美萌芽的装饰,起初也不是审美物品——珍贵的石头在用于装饰之前很久就用于护身符了。而被赭石染过的卵石“并不是为了美的需要,而是希望死者能在另一个世界中增强其生命力。”

种种迹象表明,这时的艺术不是用于观赏,没有审美的用途。而决定艺术审美属性得以成立的重要根据之一,正是看它是否能够满足人的审美需要,是否为审美的目的而制造。只要有审美需要存在,必定有为了满足这种需要而进行的艺术创造。反之,如果一个社会没有为了满足审美需要而进行的创造,就表明这个社会还没有审美需要存在,其艺术还不具有审美属性。

很清楚,从“人猿相辑别”之时起,就有了人的劳动、实践,有了人的生命、生存,有了自由和超越。同时,也有了人的创造,有了工具和艺术。总而言之,有了人的本质。但是,有了人的本质,并不相应地有了审美,当然也不能有美本质。审美是在人类社会已经有了几十万年的发展之后才开始出现的。这一事实说明,审美一定是与人类社会中人本质之外的其它因素有着更直接、更具决定意义的关系。“美本质就是人本质”的说法,没有事实根据。

3 逻辑的分析:美本质不能就是人本质

“美本质就是人本质”的说法,是在回答“美本质是什么”时形成的,本来的意思是说,美本质决定于人本质,或美本质与人本质有关。这样看待问题也有其历史的原因。但由于对美本质并没有独立的认识和阐释,完全以对人本质的认识来加以解说,就在实际上将美本质与人本质视为一体,进入误区。

“本质”可有两重意义:一、指某一事物区别于其它事物的特殊属性,即特质。在这一意义上,某一事物必然地不同于其它事物,不同事物不可能有相同的特质。因此,就算真的有个叫做“美”的实体性事物,它也应该是区别于人的独立的东西,不可能与人有共同的特质;二、指不同事物间的共有属性,即根本性质。比如说人类在本质上也是一种动物或生物。此时,如果两个事物之间有共同的本质,则它们必是同属同质的不同种差,这又只能在两个事物分别拥有自己本质的前提下才可成立。如,从“生物”这一本质属性上看,动物和植物可说是相同的。即,动物有自己的生物性本质,植物也是如此。因此,如果美与人之间有共同的本质,则表明,美有自己的本质,人也有自己的本质,这样才可能说二者有相同的本质。但是,在“美本质就是人本质”的说法中,“美”的本质并没有独立的获取过程及论证,它只是依附于人的本质,或是叠加于人之上以人的本质为自己的本质。而如果一个东西没有自己的独立本质,还能是个独立的东西吗?再者,人是个实体,因此有自己的本质。人之实体与人之本质之间有同一性联系。如果以人这一实体的本质为美的本质,这美的本质又能同什么样的实体结成同一性关系呢?没有实体,何来本质?在美的实体尚未得到确认之时就先确认美的本质,岂不是本末倒置?难道可以说,美和人是同一本质,因此是同一实体、同一东西?可见,“美本质就是人本质”的说法在逻辑上根本不能成立。

4 中国当代美学陷入困境的症结不在于逻辑起点而在于理论支点

对实践美学正确着眼点暨认定事实的深信不疑致使人们对其错误的理论支点也深信不疑。这种盲目的执着束缚了人们的思路和创造力。人们锲而不舍地在错误方向上苦苦探索,从不怀疑自己的理论支点而总以为是自己的功力不够或是对马克思实践思想的理解不透。殊不知耗费了多少无谓的努力。

为了理论的严密性,任何一个美学体系都必须解释审美发生问题,否则,全部理论大厦就无从建立。这是检验一个理论体系是否合理的试金石。“事物的起源也是它们性质的本源,因此探讨艺术作品的起源也就是探讨它的性质的本原。(海德格尔)就此,中国当代美学各主要学派从各自的逻辑起点出发,做出了不同的解释。

对于纯客观论来说,不存在审美发生问题——它是自然界本来具有的。

如果认为审美必定与人有关,则表明审美不是自然界原本就有的,因此必有一个发生问题。以人本质为理论支点,主要形成了两类看法:一类认为审美发生与人的活动有关,即实践;一类认为审美发生与人的本性有关,即生命

实践美学是第一类看法。由它所设定的逻辑起点出发,审美只能发生在人类最初的劳动实践中。就此,不满意于实践美学原有表述的“新实践美学”做出了新的表述:“即便是在这种最原始、最简单、最粗糙、水平最低的生命活动中(指劳动实践——作者注),也已经蕴含着(而且必然地蕴含着)艺术和审美的因素。尽管这些因素还十分微弱,并不起眼,甚至还不能为原始人所自觉意识,也即是艺术和审美,但有些萌芽,已经十分可贵了,因为如果连这么一丁点因素都没有,我们实在不知道艺术和审美将何由发生。”如此重要的、如果没有就不足以支撑实践美学理论体系的东西是什么呢?原来:“蕴含在原始生产劳动中的艺术审美因素就是劳动的情感性以及这种情感的传达性和必须传达性。” 这里,真实显示出实践美学的无力与无奈:它既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又不能不勉强做出解释。而对这种被当作艺术和审美因素的“劳动的情感性”等等, 实践美学既不能把它说成就是审美发生(这样一来就等于将劳动过程与审美过程混为一谈),又不能不把它说成为审美发生(否则就无法说明审美从何而来),只好含混地说成是审美因素的萌芽作用。

后实践美学中的生命美学持第二类看法,认为:“审美活动在形式上是先天的,在内容上是后天的。人类一生下来就有了潜在的审美可能、潜在的审美天性。这是自然进化与生命遗传的结果,是一个精神基因、审美基因。……审美活动对人类来说也是先天的、先验的,是一个从动物到人类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一种‘空’的形式系统……” 这种先天性的根据是:“审美活动实际上就起源于人类的情感机制,审美活动的先天性无疑也就与情感的先天性密切相关”。

这一阐述中存在的问题同新实践美学大致相似,同样是既不符合事实又不符合逻辑的。人们将看到的,不是审美的发生,而是情感的发生。只需将审美与遗传、与情感相连就可以解决审美发生问题了。它的独特性仅仅在于,把纯客观论所说的纯自然的审美属性和新实践美学所说的由劳动中产生的情感性换成人的先天的生命意义上的情感属性。但情感是人类乃至动物的一般的生物性功能;早期人类的情感尚不表现出审美性质,又怎可能由动物情绪的进化中先天地形成人的审美天性?事实已经表明,审美发生不能从由动物到人的发展过程中寻找,只能从由人到人的发展过程中寻找。

超越美学自知无法逾越审美发生这一难关,只好避而不谈。并为自己的理论体系辩解说:“审美本质的逻辑证明不能被发生学代替,发生学只能部分地说明审美的起源问题,而不能说明审美的本质问题。”这样,它就摆脱了具体实际问题的困扰,获得了论说上的自由,可以不受事实拘束地徜徉于“终极追求”、“形上诉求”等空洞的概念和无论怎样说也无法证明其对错的玄论:“超越性作为生存的基本规定,只能经由生存体验和哲学反思而证自明,而不能被历史经验证实或证伪。”但是,如果没有事实作根据,单纯的逻辑证明岂不正如超越美学自己在反驳实践美学时所说:“陷入抽象、空洞的思辨,无法延伸到具体的审美规定,也不能解释具体的审美现象”?

可见,理论支点的错误必然招致逻辑起点的错误。以人本质为美学体系的理论支点,不论采用什么样的逻辑起点,走往哪个方向,都必然步入迷途。目前,就连迷途中的探索,也已是山穷水尽。它们的确“实在不知道艺术和审美将何由发生”,当然也无法说明审美的本质。但是,它们所无法知道的,以事实和现代认知科学成果为依据的美学研究则可以知道。

美学研究的正确理论支点:审美是人类智能高度发展的产物

由早期人类没有审美而现代人类才有审美的事实可以知道,审美不是一般地标志着人类与动物的区别,还精确标志着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人与人之间的区别。这一事实是极具启发性的。它可以调整我们的思路,在认识审美的本质特点时,不是一味的从人类区别于动物的特征入手,而是从准确认识早期人类和现代人类的特征入手。

那么,早期人类与现代人类之间有什么不同呢?最根本的,就在于智能水平的不同。因此,审美的有无,必定与智能水平有关。这应该是美学研究的以事实为依据的正确理论支点。

早期人类的智能表现是,只能不抽象及半抽象地思维,没有达到完全抽象思维的水平。这种智能状态使他们看不到事物的本质特征和事物间的本质性联系,只能把表面现象与本质特征混为一体,形成不分化、不抽象(或者说是不完全分化和抽象)的笼统认识。如,对事物的内在属性和价值而言,其外在形式如何,在现代人看来是无关宏旨的,在原始人那里则不然。每一形状都有内在的神秘的力量:“这种或那种家庭用具、弓、箭、棍棒以及其它任何武器的‘能力’都是与它们形状的每一细部联系着的:所以,这些细部仿制起来总是与原来的毫厘不爽。” “大多数印地安人都不让人给自己画像或者照像:他们确信这会使他们付出他们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并使自己处于对掌握这些像的人的依赖地位。他们也害怕跟肖像在一起,肖像是个活东西,它可以产生有害的影响。”在他们看来,“肖像能够占有原型的地位并占有它的属性。”

由这些普遍现象可以看出早期人类与现代人类智能上的差异:图形、雕像、语言、概念等等,在现代人类眼中仅仅是原型事物的形式、符号、记号,具有相对独立的象征意义和指代作用,与它们所象征、所指代的原型事物是抽象对立的。而在早期人类的头脑中,这些东西还未同其原型或指代物相分离,没有分化成相对抽象独立的东西。因此,他们在面对现代人类所说的形式、符号时,就在实际上如同面对原型事物一样,对原型事物的功利性有什么样的认识和反应,对其外在形式、符号也就会有什么样的认识和反应。在这种智能状态下,不可能形成对于事物外在形式、符号的相对独立的知觉,也就不可能由事物外在形式和符号独立地引起情感反应。

在社会实践进程中,人的智能步步发展,终于形成了完全的抽象思维能力。与此相应,形式知觉能力同步形成。这样,就使人的认知方式发生了分化,在原有的功利性认知方式之外,诞生了新型的非功利性认知方式。

在完全抽象思维能力形成之前,人的认知方式只是功利性的。即人只会经由知觉把握整体事物的价值、功用,并因而形成功利性情感反应。完全抽象思维能力形成之后,造成了仅仅对事物外在形式加以知觉的可能。这是由于事物外在形式与事物内在功利属性本来没有直接的、必然的联系,人又可以在思维中分别加以把握,致使事物外在形式信息经由知觉而产生的刺激是不带有功利性质的。当人处于非功利状态,即没有即刻需要满足的功利需求时,这种不带有功利性质的刺激就可以独立地引发神经系统的兴奋,使人产生不同于以往功利性情感体验的非功利性情感体验,构成为新型的、非功利的认知方式。

对于这种情感体验,人们是用“美”概念加以表述的,今天的人们称之为美感。能够引起美感的对象事物被称为美的事物,乃至被直呼之为“美”。

因此,审美是人类智能高度发展的产物。由这一理论支点出发,才可能真正认清审美的本质:审美是人类以高度智能为前提、在非功利状态下通过对事物外在形态的知觉而产生愉悦感的活动;简言之:审美是由非功利认知方式引发情感的活动。

6 对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美学思想的看法

马克思的《手稿》是中国当代美学的理论基础和思想资源。各家学派都声称以马克思的学说为哲学基础,不过,人们对《手稿》思想的理解和阐释,也受到错误理论支点的影响并采用了错误的态度和方式,大多是“六经注我”式的。所以, 同样的一句话可以引申出截然不同的结论。

马克思在《手稿》中的确谈到人与动物的区别,也的确是在一般意义上讲“劳动创造了美”,“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塑造物体”。但应该看到,马克思在1844年写作《手稿》时,还不甚了解人类社会的史前情形,也不了解早期人类的智能状况。主要的人类学文献在19世纪6、70年代才开始出版,马克思本人在晚年才开始研究早期人类的社会形态(对美国人类学家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一书作摘要是在1880-1881年)。同时,马克思本人并没有专门地对美学问题做出深入系统的研究。因此,不可能看到不同发展阶段的人类在审美问题上的不同。他所讲到的“美”、“美的规律”应该是当时人们的一般用法。

这样来认识马克思的《手稿》,决不是低估其作用和价值。而是要恰如其分地认识到我们应从马克思那里吸取什么。马克思的学说为我们认识世界和人类社会活动提供了正确的思想方法和科学的依据。籍此,我们已经获得了科学的方法论,可以在事实的基础上正确地理解审美活动得以发生的一般条件和过程,合理解释审美观念的形成和发展。这,也就足足可以了。我们不能无休止地向马克思索取所有问题的现成答案;或者简单地、为己所需地引申马克思,再造出马克思本来没有的思想。否则,既无助于美学研究的发展,又伤害了马克思主义。

中国美学的现代性进展与科学化方向

要:美学研究应将人文社会科学方法与自然科学方法相结合。人在审美时特殊的情感体验及知觉方式的存在表明:审美活动不仅与人的文化-社会属性相关联,还与人的自然属性相关联。正是这种自然属性使人感觉到审美活动具有区别于其它活动的特定性质。因而,审美活动之“审美”性质的界定,要以人的自然构成为参照系,应用自然科学方法来完成。目前,中国的美学研究已足以运用自然科学所提供的现代性材料来推动自身的现代性进展并因此而构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化美学方向。它是对美学研究中人文社会科学方法的必要补充,也是全面认识审美活动性质的基础条件。

关键词:审美活动;审美性质;美学的科学化方向;认知科学美学

中国美学要在新世纪取得现代性进展,必须依靠具有现代性的思想资源和实证材料。这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文化思想性的;一是实证科学性的。一般来说,人们比较重视对于文化思想资源的接受而轻视对于实证科学材料的接受。这一点妨碍了美学的顺利进展,应努力加以弥补。其具体实践表现,就是美学研究中的科学化方向。

一、美学研究中的方法与方法论关系辨析

美学的科学化,一是指美学理论要具有客观性,论证要严谨,能合理解释审美现象;二是指美学理论要以事实和科学材料为支持。只有做到后一点才能做到前一点,所以后一点更重要。但在中国美学研究中提倡科学化方向,并不是一件容易事。相当多数的人对科学化方向持有认同的态度。这种态度的形成与人们在方法与方法论关系上的不正确认识有关。

对于美学研究的方法,可大致做出这样的划分:一是“形而上”的即哲学的;一是“形而下”的——又可再分为两支:人文社会科学的和自然科学的。但人们常把“形而下”中人文社会科学方法与哲学方法捆绑在一起而与“形而下”中的另一支即自然科学方法相对立。

在人类学术活动的早期,哲学是包罗万象的学科,几乎所有问题都曾被加以哲学的拷问。哲学也的确可以提出设想,启发人们的思考。但人们的思考一旦达到足以解决问题的程度,就形成为独立的实证学科而从哲学中分化出去。所以,虽然哲学中孕育出许多实证学科,它本身却始终是以不能解决的问题为对象。从这一角度看,哲学方法是“务虚”的,具有方法论的性质和指导意义,不是可以具体使用的手段。相比之下,“形而下”方法的特点是“务实”。对美学研究而言,就是要具体解释审美现象,说明审美活动的性质、过程。因此,要根据审美现象的构成有针对性地采用适当的方法和材料。当然,这一步骤的前提又是对于美学学科及审美现象性质的认识。

但是,客观现象是对人的主观认识的最根本的制约,人是不能长久无视事实的。现在,就连实践美学新一代的代表人物也终于认识到:“仅有这种哲学的、形而上的原则性探讨,还是无法解开审美主体的诸多奥秘。”因为大量材料都证明了一个事实:“艺术和审美并不是人类脱离动物界之初就有的,而是到了旧石器时代中晚期的晚期智人那里才逐步具有的。”所以实践美学提出了自己的发展新方向——“审美人类学及人生论美学的统一”(张玉能2001)。实践美学的这一新的认识虽然还不十分到位,但却标志着一个重要的转变,同时也可以是一个重大的进展。这种转向的意向已经意味着,传统的人文美学学派也觉得审美的本质规定要从实证材料中去寻找。把这一意向进一步地加以明确化,就可以说:在对审美性质做出解释的过程中,完全依赖人文性质的实践-自由等概念的方法已经被超越;更合理的、适当的原则是结合实证科学的方法,走科学化的研究道路。这样,才可能摆正“形而上”方法与“形而下”方法以及人文社会科学方法与自然科学方法的关系:以“形而上”的思考为引导、为方法论,以“形而下”的方法为应用、为手段;同时,人文社会科学方法与自然科学方法要形成互补关系,分别地应用于相关领域,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就用什么性质的方法去解决。

二、美学科学化方向在中国的发展

美学研究的科学化方法在中国当代美学界的运用及表现是不平衡的。在审美心理这一领域,科学化的方法已被普遍接受和认同,有大批美学家及美学论著运用心理学材料对美感及审美心理过程作出了阐释和描述。但是,关键在于,对审美活动整体状态及其客观性质的解释能否运用科学化的方法。人们正是在这一点上还存有严重的误解。然而非常可喜的是,仍有一批学者在这一方向上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汪济生的系统进化论美学观。对人的生理结构和机能进行了详尽的阐释,特别是提出了一个对于美学研究来说可以成为重要依据的观点:主体的感觉这一似乎是主观性的东西恰恰起着一种客观标志的作用。认为审美感觉是在进化过程中自然地形成的,而“客观中存在的美,其实都是感觉主体本质力量的内在价值尺度的相对稳定的对象化、物态化”。这一理论在形式上、表述上看似与主观论相近,却是实实在在以科学材料为依据的,成为中国美学界很有特色的一个学说。

——李健夫的科学主体论美学观。认为没有客观的美,“美”(指美概念——作者注)作为表义符号,不指某种对象,也不表明某种抽象理念,而表现一定主体对于对象的一定意向情感和感受。了解审美现象的正确途径就是了解人类主体,而对人类主体的分析不能是“形而上”的,而应是科学的。这一理论详细阐释了人类审美心理建构的过程和机制,提出了富有独创性的见解。

——黎乔立的审美生理学研究。主张把美学研究中的科学方法由心理学层次延伸至生理学层次,依赖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与审美心理关系的研究,建立审美生理学。并以“节变律”和“缓解律”阐释审美的内在机制;认为“心理能量控制的最佳状态”就是审美的心理状态,审美快感是生物进化对这种最佳状态的一种奖励性感受。这一理论直接被生命美学所接受并作为自己重要的理论根据。

——陈弘的审美动力论研究。认为:事物的根本属性决定着研究的方法。哲学方法以“无限”为对象,科学方法以“有限”为对象。人类审美是一种“有限”的活动,因此是科学方法的对象,不能用哲学方法加以解决。将进化论思想与现代心理学研究相结合,才可以发现审美的内驱力即审美动力,而动物及人类的性选择构成了最原始、最根本的审美法则。

以上这些学说极具理论价值,对中国美学科学化方向的现代性进展起到了开创、示范作用,很有启发意义。但同时,就对于审美活动基本性质的阐释来说,还存有一些不清晰、不彻底之处。这种阐释上的不足,主要来自科学材料的不足。它们很好地运用了进化论思想、人类学材料及对于人类生理、心理的研究,而对于现代认知科学的成果,还少有涉及。

从整体上看,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格式塔心理学美学一直都有强劲的影响,是科学化美学的代表。但在科学界,格式塔心理学已经被超越了。不仅在心理学界形成了更进步、更科学的认知学派,而且围绕着人类的认知活动,形成了包括人类学、语言学、哲学、心理学、神经生物学、人工智能等诸多学科在内的认知科学。它以人脑及人类智能为主要研究对象,力图对人类大脑及大脑活动的机制有透彻的了解。这里需特别提请注意的是,认知科学所讲的“认知”不等同于“认识”,不是认识和知晓的意思;而是表明人在认识外界事物时,大脑内部的工作状态和工作原理。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欧、日本相继实行了脑科学研究的十年计划,使这一领域的研究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如今,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打开了人脑这一黑箱,为多种学科的研究,当然也包括为美学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最具现代性的材料和依据。将认知科学的最新成果应用于美学研究,就在中国形成了认知科学美学的理论,对审美活动的基本性质做出了以科学为根据的合理阐释。

我们知道,审美是从对事物外在形状加以知觉开始的。西方美学界曾经热烈争论过审美知觉与一般知觉有没有不同、审美态度由何而来等问题,最后不了了之,因为当时的科学手段还不足以揭示其中的奥秘。而认知科学美学则认为:现代人类的审美知觉与一般知觉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相同点在于:都要经过一般的视知觉通道,有着相同的视神经活动过程;不同点在于:一般知觉是以日常状态即功利状态为知觉背景的,形成功利性的情感反应;审美知觉是以人的非功利状态为知觉背景的,因而可以产生经由这种非功利的途径而引发的情感反应,即非功利情感,也就是美感。或者说,人有统一的知觉系统,在一般状态(日常状态、功利状态)下,这种知觉系统活动引发的就是一般情感(日常的、功利的)。在非功利状态下,引发的就是非功利情感——美感。所以,具体审美知觉得以实现的决定性因素是人的非功利状态。而非功利状态的形成是自然而然的。即当人没有即刻需要满足的功利需求时,或这种需求不表现为动机和目的时,就是处于非功利状态了。此时经由一般知觉系统而进行的知觉活动就可以产生出美感,人们也把这时的知觉称为审美知觉。

那么,为什么早期人类没有审美知觉而直到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最后阶段至新石器时代的现代人类才形成了审美知觉呢?这是因为:审美知觉能力的形成要以智能的高度发展——完全抽象认知能力的形成为条件,而早期人类的智能水平较低,达不到完全抽象的水平,直到旧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才有了完全的抽象能力,从而能够把事物本体与其外在形状区别开来,形成“形的概念”(恩格斯)。人类也只是在这时才开始有了审美活动。因此,审美发生的决定性条件是人的智能发展,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三,科学化方向在中国美学现代性进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今天,虽然中国美学尚处在徘徊状态中,但多年的努力和积蓄,使之正在酝酿着美学理论的大发展、大突破。可以说,距美学基本问题的解决,只差一步之遥。但是,如果仍然只进行哲学、人文社会科学方向上的努力而不重视科学化的方向,是不能摆脱停滞状态的。反之,只要补上这一步就可以使中国美学跃于世界美学的前列。

1.美学研究中的实证科学方法是对人文社会科学方法的必要补充。

美学研究最大的难题是对审美活动的整体性质做出阐释。以前,人们仅仅看到审美的精神活动性质,也总是试图单纯地在精神活动层面对整体审美活动的特殊性做出说明,结果走入以偏概全的误区。

人类审美活动作为一个整体,有着不同的层次构成。从它作为精神活动的性质上看,属于观念的层次,必然受到社会存在的制约,受到各种社会意识的影响,由此形成审美意识、审美观念。对于审美活动的观念层次,我们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已经可以很好地加以把握了。就是说,社会意识、社会观念包括审美意识、审美观念都可以从存在与思维、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关系中加以说明,不存在大的疑难问题。但是,人类审美活动还具有着超出社会意识、社会观念的某种性质——一个人不论社会存在如何,社会意识如何、社会观念如何,只要发育正常,都会审美,都会产生全人类性质相同的情感体验。而这种体验不同于其它一切功利性活动的情感体验,是独具特色的。这种体验的独特性质及全人类共有的性质,证明审美活动具有着自然的性质,由此构成了审美活动的自然层次,构成了审美活动不同于其它活动的基本区别。

这里所说的实证,不是要实证出审美价值是多少,美感有多大的量。也不是要证明某物之成为美物是必然的、客观的。实证科学手段所能证明的,是审美活动自然层次的性质、过程和机制,要科学地说明它为什么具有一般性、全人类性。

科学化方向的美学理论也看到,审美活动是在社会生活中进行的,社会生活是历史的、文化的、现实的。这些因素会对人的意识、观念产生重要影响,决定人的具体的生活态度。由于态度的不同,对同一事物,人们可以有不同的认识和评价,从而产生出不同的功利状态,进而影响到情感反应。因此,虽然审美体验的性质是共同的,审美观念及审美对象却是不同的。由此可以看出审美活动自然层次与观念层次的关系,进而得知美学研究中人文社会科学方法与自然科学方法的关系——自然层次是审美活动的基础,决定了审美活动中主体的结构组织、机能状态和活动过程及机制,决定了审美活动区别于其它活动的特有性质;观念层次是审美活动的具体实现,受到社会存在及文化环境的影响,决定着主观的意识状态及对待具体对象事物的态度,决定着从自然层次出发的对待具体事物的评价及反应。在人进行审美活动并产生审美的情感体验时,他的区别于其它活动的性质是由自然层次决定的;而他的具体审美态度和具体审美对象则主要是由观念层次确定的。自然层次不能取代观念层次;同样,观念层次也不能取代自然层次。属于自然层次的问题要由科学方法加以解决;属于观念层次的问题要由人文社会科学的方法加以解决,二者都不可偏废。

2、科学化方向为中国美学的现代性进展提供了建设性的新思路。

中国当代美学的主体是以马克思主义实践学说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实践学说的建立,为科学地、辩证唯物主义地说明人类、人类社会和人类精神现象的发展提供了最一般的理论基石,诸如历史、社会、心灵、精神等等这些原本不可及的问题从此成为有迹可循的、可把握的、可用事实和材料加以说明的问题,为彻底铲除神秘的、玄妙的观念提供了可能。我们从此可以不是从想象中而是从客观进程中,从物质的发展过程和人类实践过程中说明人类各个具体活动特别是审美活动的发生。可以说,中国当代美学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理论所获得的最大收获就是确立了一个坚实的、可以继续前进的立足点。

但是,研究进程的立足点并不等于事物发展的直接链环。早期人类没有审美而现代人类才有审美的事实说明,审美不仅标志着人与动物间的区别,还标志着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就不能表现为人的本质、实践、自由的有无,而只能表现为智能发展水平的高下。对此,仅用实践学说不足以加以完满解释。

要使中国美学在现代性进展中获得建设性成果,就要树立这样一个原则:对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学说要坚持,对必须的科学材料和研究成果要应用。在理论实践中,则表现为做出这样一种辨析:人类实践活动为审美的发生提供了基础和过程,人类智能的高度发展才是审美发生的直接决定因素。

审美活动是在一般实践过程中产生的,同时,作为人类独有的活动方式和精神现象,它必须以人类生物学的进化发展为支撑。人类的进化不仅表现在人类形成之前、形成之中,还表现在人类形成之后。我们今天仍处于进化过程之中。至少,在体质人类学意义上的人形成之后,人类的神经系统的进化仍在进行中。就是说,人类的现代进化,不仅表现在一般体质上,更表现在神经系统特别是智能系统的发展中。

从知觉的特性看,一切生物的知觉都是某种程度的抽象,所以在动物中已有“抽象”存在。但这种抽象是低水平的,不完全的,不能彻底地在大脑中把事物本体与其外在形状区分开来,而如果不能作出这种抽象的区分,就没有所谓的形式和形象,也就无法相对独立地仅对事物外在形状加以知觉并产生非功利的情感反应。所以,人类智能的高度发展是审美发生决定性的、直接的因素。而智能的发展又只能在实践活动中才能完成。动物之所以没有进化出人类这样的智能,正是因为它们没有实践方式,没有进化的压力。“实践”是对人类特有生存方式的表述,是人类在各个方向上发展的最一般的基础。人类的实践的多方面性如生产活动、精神活动、语言活动等等,为智能发展创造了最一般的条件,也为智能的出现提供了物质基础。智能发展本身既是在实践中完成的,它本身也是一个实践的组成部分。一般地说审美形成于实践之中并没有错,它说明了审美形成的基本过程和物质基础。而智能发展论则说明了审美发生的具体机制和过程,表明了审美的特殊性质。实践美学的工作是以实践为基点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认知科学美学则要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以智能为基点将早期人类与现代人类区别开来,从而把审美生成的决定性环节,从人类实践推进到人类智能,切切实实地再前行一步。

3.正确的科学化方向可以纠正错误的科学主义应用。

美学研究中的科学化方向不等同于西方科学主义的哲学思潮。它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自然科学方法和人文社会科学方法为两翼和互补。它要实事求是地看待审美现象,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就用什么性质的方法加以解决。由于审美活动中存在着自然层次,就必须采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同时,自然科学方法并不试图解决审美活动中的观念层次问题,也不试图以自然科学的手段替代人文社会科学的手段。所以科学化方向不是科学沙文主义。反过来,如果硬要以人文社会科学手段解决审美中的自然层次问题,则是犯了“人文社会科学沙文主义”的错误。

把整体的审美活动划分为不同的层次结构,并从神经生物学的角度说明审美,是不是在搞“还原”呢?

“还原”的字面意义容易使人将其理解为把事物的现存状态和性质分化瓦解,使之回复到起始状态和性质。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可取的。但同时要看到,任何一个复杂系统都是由各个部分组成并由各部分的相互作用而形成整体功能的。如果仅以个别部份的性质和功能替代整体的性质和功能,当然是错误的。但如果不了解各组成部分的状态、性质及功能,同样不能准确地认识整体的系统。这种对于基础因素、发生过程的研究不是在进行性质上的“还原”,而是在进行发展上的溯原、探原。它作为一种方法是必要的、必然的,标志着人类认识能力的提高和认识程度的深化。事实上,美学研究中的各个人文学派也在不同程度上进行着“还原”,如把审美还原为“实践”、“生命”、“生存”等等。我们不能因为“还原”的方法曾被错误地应用过,就不敢再从正确的方向上加以使用。美学研究的科学化方法不是要用低层次的结构取代高层次的结构,而是要为整体性质和功能寻找其得以建立的基础。这样才能精细地、准确地对整体加以认识。正如,对于人类基因的研究不能说明人的社会存在和历史发展,但如果不了解基因就明白人的自然属性,同样无法准确说明人的整体性质。

如此,在正确思想指导下,合理地运用科学方法,可以使我们对审美现象有更准确的认识,使中国美学取得大踏步的现代性进展。

参考文献:

[1] 张玉能.东方丛刊[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36-52

[2] 汪济生.系统进化论美学观[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

[3] 李健夫.现代美学原理[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

[4] 黎乔立.审美生理学导论[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0.

[5] 陈弘.走出审美迷宫——人类审美深层心理透视[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6] 李志宏.现代认知科学的发展对美学创新的启示——认知美学论纲[J].社会科学战线.2000.(1):74-79;李志宏.论人类主体认知在审美中的决定作用——从实践美学到认知美学[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0.(2):1-7;李志宏.人类审美活动的层次构成与整体性质——兼论我国当前的美学论争[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2):79-86。